第一屏>正文

​臥龍崗上林光美 武侯祠裏念諸葛

2017-06-30 09:50 | 河南日報 | 手機看國搜 | 列印 | 收藏 | 掃描到手機
縮小 放大

核心提示:南陽武侯祠的紅墻外,綠水繞城,楊柳啼鶯,紅墻內松柏森森,園林靜雅,盤桓其間,似見到羽扇綸巾的諸葛亮,清風樓上焚香撫琴,抱膝石上長吟梁甫,

諸葛草廬

三代遺才石牌坊

拜殿

繪圖/王偉賓攝影/趙慎珠

他是功勳卓著、嚴於律己的賢相忠臣,又是“呼風喚雨、揮劍成河”的神人,在史籍中,他縱論天下,在文藝作品中,他又“飄飄然有仙人之概”。

中國歷史上的名人燦若繁星,但是很少有人像諸葛亮一樣,引起人們持續不斷的懷念。

中國大地上為他修祠建廟的,不勝枚舉,其數量之多、分佈之廣、史上少有,僅武侯祠現存的大約就有10多座。

名人拜謁,百姓朝聖,千百年來,都是勝景。

◎勝地臥龍崗

蜀漢建興十二年(西元234年),諸葛亮為實現“興復漢室,還于舊都”的夙願,在對曹魏進行第五次北伐的戰爭中,病死軍中。一時國傾梁柱,民失相父,舉國悲哀。

《明嘉靖南陽府志校注》中記載,人們紛紛要求為諸葛亮立廟,但蜀漢朝廷不同意,於是每到清明節,百姓們就自發在野外對天祭祀,痛呼魂兮歸來。蜀國故將黃權,與諸葛亮情深義厚,聽説諸葛亮病逝的消息後,最早親率族人,在南陽臥龍崗“建庵祭祀”,那時,這裡被稱為“諸葛庵”或“諸葛廬”。

30年後,民心難違,朝廷才允許在諸葛亮殉職的定軍山建第一座祠。此例一開,全國效倣,多地武侯祠林立。

1700多年後的今天,南陽武侯祠200余間元明清建築佈局嚴謹,300余副楹聯高懸低挂,400余通碑刻琳瑯滿目,講述著過往名人的如煙往事。

夏日的早晨,遠望臥龍崗,只見崗巒起伏,曲折蜿蜒,它北起紫山,南瀕白河,山水相依,八百里伏牛山靈氣盡匯於此。武侯祠依嶺就勢,坐落其間,紅墻灰瓦,殿角嵯峨,若隱若現,仿佛透露著一種神秘的靈光。

“我本是臥龍崗散淡的人,憑陰陽如反掌保定乾坤。先帝爺下南陽御駕三請,算就了漢家的業鼎足三分。”京劇《空城計》中馬連良飾演的諸葛亮,常常是剛一開腔,便博得滿堂彩。短短兩句唱詞,深入人心。

歷史和戲劇,是否相同?南陽市博物館館長柳玉東研究員説,南陽臥龍崗作為地名,在漢代和魏晉南北朝時並沒有記述。唐代以後,隨著諸葛亮名揚天下,地以人名,臥龍崗作為諸葛亮躬耕之地,開始在一些文學作品中出現,李白有“赤伏起頹運,臥龍得孔明”,這裡的“臥龍”,顯然是指臥龍崗,白居易有“魚到南陽方得水,龍飛天漢便為霖”的詩句,讚美諸葛亮。

《大明一統志》中説,當時人們把諸葛亮比喻為臥龍,把他的躬耕地命名為臥龍崗。明代顧炎武在《肇域志》中記載:“臥龍崗在西南七里,起自嵩山之南,綿亙數百里,至此截然而往,迴旋如巢,諸葛孔明草廬在其內。”清代顧祖禹在《讀史方輿紀要》中提到:“臥龍崗在城西南七里……相傳孔明草廬在其中。”

諸葛亮享譽天下,他的躬耕地,在《出師表》中只寫了寥寥九個字:“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陽。”而史籍文獻中的記載,又多次産生歧義,以致南陽、襄陽兩地爭執了一千多年,官司曾經打到了朝廷,至今仍然是一個見仁見智的史學懸案。

武侯祠的拜殿前,懸挂著清代曾五任南陽知府的顧嘉蘅為平息此事,撰寫的楹聯:“心在朝廷,原無論先主後主;名高天下,何必辨襄陽南陽。”

有人説他是折中調和,也有人説他是一種高遠的境界。

◎大文《出師表》

當年,諸葛亮輸給了曹魏,卻贏得了後人的心,他的《出師表》,使一代代擁有英雄情結的人感同身受。這一文學印記,使諸葛亮贏得了超常美名。

杜甫感慨:“出師未捷身先死,長使英雄淚滿襟。”陸游讚揚:“出師一表真名世,千載誰堪伯仲間。”文天祥也説:“或為出師表,鬼神泣壯烈。”

質樸率真、情真意切的《出師表》,也曾經深深觸動了名將岳飛。南宋紹興八年(西元1138年)8月,岳飛北伐,統軍經過南陽,適逢天降大雨,就屯兵在城西臥龍崗,他住在了武侯祠。那天晚上,岳飛秉燭殿內,觀看前代賢士留在壁間讚頌諸葛亮的詩詞和文章,尤其是讀到前後《出師表》時,不禁觸景生情,淚如雨下,他徹夜難眠,坐到天明。

第二天清晨,祠內道士請他題詞留念。岳飛沉思良久,仰天長嘆,飛筆走紙,抄寫下前後《出師表》。或許,他想到了昏聵的南宋朝廷,憂心如焚,或許,他感到難以扭轉大局,悲憤難平,他異常激動,涕淚交流,寫完擱筆,才覺得胸中鬱悶之氣稍稍得到了舒展。

岳飛書寫的前後《出師表》,蒼勁峻拔,酣暢淋漓。專家考證,明朝開國皇帝朱元璋保存了這一墨寶,讚它:“純正不曲,書如其人。”之後二表墨跡歷經輾轉,存入到圓明園中,光緒二十六年(西元1900年)八國聯軍洗劫圓明園後,墨跡再也無處尋覓。

南陽市博物館副館長張曉剛研究員説,武侯祠內最初的前後《出師表》碑刻,在元末戰亂中流失。清代《南陽縣誌·宋書出師表》中記載,清光緒二年(西元1876年),知府任愷經過多方尋找,在彭城(今江蘇徐州)發現碑刻,命南陽刻工李發詳重新刻石,存在祠內,珍藏至今。

在武侯祠大殿北側的碑廊裏,鑲嵌著前後《出師表》碑刻,共1300多字,由21塊小石碑組成,石碑刻工精良,宛如手書,貫通長廊,頗為壯觀。它們在幽暗的長廊中如長夜閃電,直擊人心,眼前好似見到岳飛馳騁疆場的英氣雄姿,諸葛亮“臨表涕零”的殷殷之情,感受到兩位忠臣良將相隔900年心靈的共鳴。

這一珍貴的碑刻,被稱為文章絕、書法絕、刻工絕的“三絕”。後人崇敬諸葛亮的“鞠躬盡瘁”和岳飛的“精忠報國”,紛紛照此複製,存放在了成都武侯祠、襄陽武侯祠、岐山五丈原武侯祠等七八個地方,刻石之多,流傳之廣,在我國歷代名人墨寶中,罕有可匹。

◎林光美如畫

寂靜的早晨,臥龍崗上草木葳蕤,花朵燦爛,鳥兒在林間歌唱,光影在古樹竹林間徘徊。

元、明、清三代,諸葛亮形象不斷完善。胡適在《中國章回小説考證》一書中稱,僅《錄鬼簿》和《涵虛子》記錄的雜劇名目中,關於三國故事的有19種,僅頌揚諸葛亮的就有8種,由於戲劇的普及,諸葛亮逐步成為婦孺皆知的人物。

南陽師院漢文化中心主任鄭先興教授説,《三國志平話》和《三國演義》小説,更是運用移花接木的手法,把歷史上許多反映人類智慧和才能的故事,嫁接在了諸葛亮的身上,大膽想像,虛構加工,把諸葛亮描繪成一個能夠“呼風喚雨,撒豆成兵,揮劍成河”的神人。

諸葛亮忠心耿耿的為臣之道和勤懇不怠的敬業精神,成為歷代統治者推崇的首選模範。元明清時期的武侯祠,是一個各級官吏祭拜,尋常百姓焚香、祈福、求平安的重要場所。

元仁宗延佑二年(西元1315年),臥龍崗諸葛亮廟被朝廷命名為“武侯祠”,書院頒賜額為“諸葛書院”。明代,官府組織對祠廟進行5次以上的大規模維修,祠宇煥然改觀。

明嘉靖七年(西元1528年),皇帝賜臥龍崗武侯祠“忠武”廟額,定立諸葛亮春秋二祭的日期和祭品,並敕令地方官按期致祭。隨後,各地的武侯祠廟,也遵循這個規定而祭之,臥龍崗更加聲名遠播。

諸葛亮的祠廟規模越修越大,戲劇、小説等對諸葛亮的形象進一步渲染、誇張,使得他由三國時期的政治家、軍事家,魏晉時期的歷史名人,唐宋時期文人學士頌揚的藝術形象,發展定格為元明清時期的社會各階層為之傾倒、膜拜的神化人物。

臥龍崗廟貌闊大,封疆大吏、文人學士紛紛登堂膜拜,題咏賦讚,一連串的名人照亮了臥龍崗的一方天空:明代大學士楊士奇、李東陽、解縉等8人,顯達王守仁、于謙、唐寅、方孝孺、楊慎等人到此,潑墨揮毫;清代宰相黨崇雅、張鵬翮、高其位,名士王世禎、田雯等人慕名前來,留下佳作。

1939年,老舍憑吊諸葛武侯,在長詩《劍北篇》中《南陽》一章裏寫道:“臥龍崗下萬頃桑麻,臥龍崗上林光如畫,天色尚早,忙裏偷暇,到了南陽還能不瞻仰那隆中對話?”

1940年,于右任為臥龍崗題寫門額“武侯祠”和“諸葛廬”,並撰寫楹聯:“大文出師表,勝地臥龍崗。”字跡飄逸,被人稱道。

1958年,時任中共中央委員、團中央第一書記胡耀邦,風塵僕僕來到武侯祠,口賦一聯,留下墨寶:“心在人民,原無論大事小事;利歸天下,何必爭多得少得。”2015年,習近平總書記在紀念胡耀邦100週年誕辰座談會講話中,還引用了這副對聯。

武侯祠的紅墻外,綠水繞城,楊柳啼鶯,紅墻內松柏森森,園林靜雅,盤桓其間,似見到羽扇綸巾的諸葛亮,清風樓上焚香撫琴,抱膝石上長吟梁甫,似聽到他的教誨:“靜以修身,儉以養德”,“非淡泊無以明志,非寧靜無以致遠”……(記者 趙慎珠)

相關搜索:

更多閱讀

點擊載入更多

今日TOP10

網友還在搜

熱點推薦

掃碼關注中國搜索官方微信
掃碼關注中國搜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