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屏>正文

​桐柏山頂探淮源

2017-07-21 10:48 | 河南日報 | 手機看國搜 | 列印 | 收藏 | 掃描到手機
縮小 放大

核心提示:淮河,中國七大江河之一。甲骨文“淮”字構造,形聲加會意,由一隻水鳥和一條河流構成。會意表達,是眾多水鳥在水面上歡叫飛翔。

小淮井

繪圖/王偉賓

原標題:桐柏山頂探淮源

淮河,中國七大江河之一。古淮河流域,河道眾多,沼澤密布,四季分明,氣候宜人。甲骨文“淮”字構造,形聲加會意,由一隻水鳥和一條河流構成。會意表達,是眾多水鳥在水面上歡叫飛翔。

淮水,又被稱為“天下第七佳水”,有專家認為:“淮,拆字來看,佳水也。”其蘊含了人們對淮河之水的由衷讚美。

西漢許慎在《説文解字》中稱:“淮水出南陽平氏桐柏大復山(桐柏山主峰太白頂古稱)東南入海。”資料顯示:淮河發源於南陽市桐柏縣西部的桐柏山主峰太白頂西北側河谷,幹流全長1000公里,總落差200米。淮河流域地跨河南、湖北、安徽、江蘇和山東五省,流域面積約30萬平方公里。

如斯大河,源頭何等樣貌?又有何獨特的淮源文化?又如何涓滴歸流,成就萬千氣象?

◎井中“淮源”

桐柏山,是一條西北—東南走向的山脈,西起南陽盆地東緣,東南接大別山,山之北側,是淮河發源地。

因為天長日久水系的“切割”作用,整個桐柏山北側,形成了很多南北走向的深谷。

“從山與河的角度而言,桐柏山的最重要意義,就是誕育了淮河,涵養了淮河上游的水源。”桐柏縣委宣傳部副部長杜福建説。

炎夏,在雨中登桐柏山脈最高峰太白頂。

上山有盤山公路,開至海拔800米處,盤山公路到頭。之後的200多米,我們順石階爬至山頂。

剛剛下過一場雷雨,空氣清冽甘甜。雨後山景,老樹掩映窄窄石徑,滿山蒼翠欲滴。

爬至山頂,四望皆綿延山脈,隱現于薄薄雲霧中,雲霧軟化了雄偉山勢,添加了一縷柔美。山頂溫度,較山下低許多,那份涼意,竟如初秋。

從太白極頂俯瞰,陡崖垂直,怪石聳立。豫鄂兩省,正是從眼前這個山脊處分開,南邊是湖北省,北邊是河南省。太白極頂上,有新修寺院名雲臺禪寺,紅墻碧瓦,色澤鮮明。禪寺山門旁,有一灰石亭,飛檐翹角,亭下有一井名“小淮井”,圓圓灰石井臺,高約半米,井口有小兒洗澡盆大小。站井邊往內看,深不見底。難道山有多高,井有多深?

當地文化工作者李修對介紹:“惟長惟高為源。整個桐柏山,找不到比此處更高的出水口了。此處海拔已是1140米了。這口井,潛行地下三十里,抵達山下淮祠(又稱淮瀆廟、淮源廟)內的淮池,冒出水面。”

淮河源頭,竟在一口井中!打水嘗嘗,口感甘甜。

古代有四條重要大河名“四瀆”,分別為“江、河、淮、濟”。

長江、黃河發源地,是在三江源浩渺無人區內,其樣貌,是源自雪山的清澈刺骨的一股股細小水流,在地表沙礫野草間散漫流淌。景觀呈現,拒人千里,神秘而富詩意。

淮河源頭,則是煙火味十足的桐柏山頂一口井,易達易至,親切家常。

事實上,淮河源頭,是“四瀆”中最早被確認的。

黃河,源於青藏高原巴顏喀拉山。1985年,黃河水利委員會根據歷史傳統和各家意見,確定瑪曲為河源正源。關於長江源,長江流域規劃辦公室于1976年和1978年,兩度組織江源調查隊,確認長江源頭在唐古拉山主峰格拉丹東雪山的西南側。

濟水發源於濟源,後因被黃河“吃掉”,被世人遺忘。

淮河,《尚書·禹貢》已記載:“(禹)導淮于桐柏。”指出桐柏淮井是淮河源。清康熙年間所立的“淮源碑”也印證了此事。

“到清乾隆時期,黃河佔據淮河水道,導致淮河連年氾濫。乾隆為疏通導淮,曾兩次命人重新勘定淮河源頭。當時河南巡撫畢沅,從山下淮祠探尋上山,在太白頂發現這個泉眼,最終將它認定為淮河正源。乾隆認可這個勘測結果。後來,雲臺禪寺僧人建井護泉,並將其命名為小淮井。”李修對説。

對源頭的精準定位,數百年前淮河已然完成。

◎兩個淮祠

淮源水,地下潛行15公里,抵達山下淮源鎮淮祠處。

順著淮源水走向,來到山下淮源鎮淮祠處,尋找淮河出露地表的風姿。

淮祠內,找到了淮池,是一個石欄杆圍起的不大的水池,水清澈。“這是淮河源地下水第一次冒出水面,它下面有泉眼,水利部確定淮河長度時,此處定為零公里起源處。”李修對介紹説。

淮池北側院墻外,有一座小橋名叫“淮河第一橋”,橋下有河道,因旱不見水。

淮河從此處開始,收納多條支流,開始了長達1000公里的入海之旅。

在桐柏,見到它第一條重要支流龍潭河,水量豐沛,水色碧清。

在桐柏,見到山間奔流的小溪小河,村婦在洗濯衣物,孩童在水裏嬉戲。

在桐柏,還看到磨盤大的天然泉眼——龍泉出露地面,周邊居民擔水飲用。

淮河主河道,從發源地到出桐柏縣境,長40公里,最窄處10余米,最寬處30余米。這些泉眼和大小支流,“萬涓成水,終究匯流成河,像一首澎湃的歌。”

中國古代,對五嶽四瀆之祭祀,始自秦始皇。

西元前221年,秦始皇詔令祭祀名山大川,在淮源鎮建了淮祠。之後歷朝歷代在此祭祀淮河,祈求風調雨順,國泰民安。

在桐柏採訪,發現有兩處淮祠。一處在淮源鎮,一處在桐柏縣一高的老院內。

李修對説:“直至隋唐時,淮祠均有祭祀。老縣誌曾記載隋朝司隸大夫薛道衡寫的《祭淮文》。祭祀是受皇帝派遣,文官下轎武官下馬,一般隨從和當地人匍匐前進。”

北宋開寶年間,宋太祖遣臣祭淮後,對淮祠原址不滿意,下令遷祠。北宋開寶六年(西元973年)淮祠遷至桐柏縣城,大中祥符七年(西元1014年)重修,動用了唐鄧許潁等四州屯兵,工程量相當可觀。

淮祠遷新址後,不斷擴修。“至康熙年間,已有建築四百三十九間,居守道士若干”。康熙皇帝御書“靈瀆安瀾”致祭,雍正皇帝御書“惠濟河漕”賜廟……

李修對介紹説,1927年馮玉祥督豫,勒令各地扒廟趕神,淮祠被廢,扒掉之後建了好幾所學校,還建了個火神閣。扒之前淮祠有300多間房舍。

李修對説:“桐柏縣城修了新淮祠後,淮源鎮上老淮祠其實一直在。明《南陽府志》、清康熙《桐柏縣誌》,都稱‘二廟並存’,只不過淮源鎮老淮祠規格規模,都比縣城淮祠小。”到了新中國成立後,淮源鎮老淮祠,已破敗不堪。

1995年,國家水利部淮河水利委員會以建淮源文化展示館的名義,撥款500萬元,按清代縣誌留下來老淮祠的圖案,在淮源鎮淮祠舊址上復建淮祠。

復建的淮祠,是淮源的標誌性建築,莊嚴肅穆,有禹王殿、淮井亭、淮源文化陳列館等20余處景觀。

禹王殿,為兩層宮殿式建築,古雅宏麗,殿門上懸挂著“靈瀆安瀾”金字匾額,殿前抱柱楹聯製作精良,上聯是“大木森森桐柏榆松楓楊”,下聯是“細水淼淼淮源溪流湖海”。殿中,供奉著漢白玉材質的大禹全身雕像,他戴斗笠,著短裝,手執鏟杖,目視前方,面色堅毅。

淮祠內還砌築出“走讀淮河”微縮景觀,將淮河干道及重要支流,按萬分之一比例濃縮,在地面上構築成蜿蜒複雜河道。

遊客可從源頭桐柏山,經河南、湖北、安徽、江蘇,一直“行走”到洪澤湖,看淮河分兩路入江入海。

縣城內的淮祠,至今還殘存著房基,不少老石碑,成摞地擺放著。

“兩祠並存”,是此地深厚的淮源文化的體現,反映出老百姓對淮河的敬畏與崇拜之情。

◎“害河”變“佳水”

桐柏民間有説法,淮河沒被黃河奪道之前,它是益河;被奪道後,百姓認為是“害河”。

佳水變“害河”,禍首是黃河。

黃河過鄭州進入平原後,泥沙沉積成為“地上河”,決溢氾濫,尋找新的入海通道。

在周定王五年(西元前602年)至南宋建炎二年(西元1128年)的1700餘年裏,黃河侵襲海河水系流入大海。南宋建炎二年(西元1128年)至清咸豐五年(西元1855年),黃河侵襲淮河水系流入大海。清咸豐五年(西元1855年),它奪濟水入海,“四瀆”之一的濟水被“吃掉”消失。

黃河北侵海河,災難相對還小一些。黃河奪淮700年,改變了淮河流域的自然環境與水系結構,形成淮源淮尾地區高、中間地區低的畸態。

黃河奪淮之前,淮河流域“本是個好地方”,走出了老子、莊子,站起了劉邦、曹操,還養育了北宋東京的繁華。黃河奪淮後,造成洪澤湖水滿為患,釀成人間慘劇,導致全淮河流域落後。

1950年淮河遭遇百年不遇特大水患。毛澤東心情十分沉痛,他提筆寫下:“一定要把淮河修好!”在此之後,淮河入江水道、蘇北灌溉總渠、淮河入海水道、分淮入沂水道等4條泄洪通道得以修建。

“到現在,淮河流域基本建成了防洪、防澇和水資源綜合利用體系,可防禦流域性大洪水,鑄就了除害興利、造福人民的巍巍豐碑。”杜福建道。

桐柏是“中國盤古之鄉”,“盤古開天地,血為淮瀆”。

桐柏有盤古山、盤古廟、盤古洞、盤古斧、盤古墓等奇觀,神話學家認為“盤古開天在桐柏”,從這個意義上講,淮河裏流淌的是中華民族的血。

而當淮河水成為“佳水”時,是桐柏之幸、淮河兒女之幸,也是家國之幸。

桐柏淮源鎮淮祠大殿上,懸挂著“靈瀆安瀾”匾額,這是康熙為桐柏淮祠題寫,承載著對淮河的無限期盼。但只有新中國的治淮工程,才真正實現了“靈瀆安瀾”。

“茶聖”陸羽,曾評定天下水品二十等,唐州桐柏縣淮水源位列“天下第九佳水”。

蘇東坡當年過淮水時寫下名作《過淮三首贈景山兼寄子由》。詩中道:“好在長淮水,十年三往來……過淮山漸好,松檜亦蒼然。藹藹藏孤寺,冷冷出細泉……何時桐柏水,一洗庾公塵……”

此詩寫于1084年,詩中描寫的淮河景色既壯闊雄渾,又有清新之境。

正如當下的淮河,佳水,美水,好水!(冬夏)

相關搜索:

更多閱讀

點擊載入更多

今日TOP10

網友還在搜

熱點推薦

掃碼關注中國搜索官方微信
掃碼關注中國搜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