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屏>正文

河南衛輝:板柏枯木三葉草 古墓碑林比幹廟

2017-07-28 09:29 | 河南日報 | 手機看國搜 | 列印 | 收藏 | 掃描到手機
縮小 放大

核心提示:3000多年來,比幹墓歷經風霜,依舊古柏蒼蒼,莊嚴肅穆。拜謁的人們,往來不息,他們收拾心情,整理步履,畢恭畢敬,走近比幹。

大殿、“開心柏”、乾隆禦碑

三葉草

繪圖/王偉賓

原標題 板柏枯木三葉草 古墓碑林比幹廟

微子、箕子和比幹,在《論語·微子》中,被孔子譽為殷代“三仁”,孔子説:“微子去之,箕子為之奴,比幹諫而死。”

與前“兩仁”相比,比幹既忠且慧,最後卻被紂王剖心,其死極為慘烈。

3000多年來,比幹墓歷經風霜,依舊古柏蒼蒼,莊嚴肅穆。拜謁的人們,往來不息,他們收拾心情,整理步履,畢恭畢敬,走近比幹。

◎浩然正氣

身為商朝貴族的比幹,聰慧好學,20多歲時,就以少師的身份輔佐皇兄帝乙,帝乙臨終時,又鄭重托孤,請他輔佐帝辛。

比幹兢兢業業,沒有辜負先帝的信任,他主張減輕賦稅徭役,鼓勵發展農牧生産,提倡冶煉鑄造。

繼位後的殷紂王帝辛,勵精圖治,攻克東夷,平定東南,發展中原和東南之間的交通,奠定了中原文化向東南地區交流傳播的基礎。殷商富國強兵,《史記·殷本紀》説它“諸侯畢服”,民謠傳唱:“紂王江山,鐵桶一般。”

紂王以為四方歸順,於是志得意滿,終日坐在摘星樓上,夜夜笙歌,不問民間疾苦,以致“暴虐無道,殺害生民”。

紂王的叔父比幹,多次前去進諫,紂王非但不聽,反而愈加反感。

紂王的異母哥哥微子,勸諫紂王,紂王置之不理,微子極其失望,投奔周武王而去。

紂王的伯父箕子勸告紂王,紂王置若罔聞,箕子披頭散發裝瘋,紂王把箕子囚禁了起來。

比幹非常痛心,深深嘆息:“主過不諫,非忠也;畏死不言,非勇也;即諫不從且死,忠之至也。”他決定冒著生命危險,向紂王進諫,一連三天,猛烈抨擊紂王的罪過。

紂王問他:“你為什麼這樣堅持?”比幹回答:“修善行仁,以義自持。”

紂王惱羞成怒,説:“我聽説聖人的心都是有七竅的,但不知道你是否符合。”他當即命人把比幹拉出去,剖胸摘心。《史記·殷本記》中記載,63歲的比幹被剖心致死。《西河九龍族譜》記載,紂王殺死比幹後,取出心來觀賞,並向全國下令説:“少師比幹妖言惑眾,賜死摘其心。”

3000多年前那慘烈的一幕,幾乎抹去了商王朝的亮色,而比幹舍生取義的浩然正氣,卻長留人間。他的以死相諫,開啟了歷代忠臣甘願為民赴湯蹈火“忠諫”的先河。

《尚書·武成篇》記載,周武王深為比幹所感動,伐紂後,派大臣閎夭前去封比幹墓,在比幹潛埋處,加蓋封土,劃定墓區範圍。

學者耿玉儒考證,殷周時期的帝王陵墓,不封不樹,沒有

墳丘,武王為比幹封的墓,是我國有史可考的第一個

墳丘式墓葬。

北魏太和十八年(西元494年),魏孝文帝因比幹墓而修建比幹廟,此後,歷代尊崇,或修葺或封謚,比幹廟成為第一座墓廟合一的祠

廟,稱為“天下第一廟”。

◎萬民敬仰

大暑日,赤日炎炎,大地如同蒸籠。

衛輝市城北3公里處,規模宏大的比幹廟建築群,在烈日下一片寂靜。

廟院坐北朝南,朱墻環繞,進山門10余米,是一座高6米、寬10米的照壁。比幹廟景區負責人吳建國介紹,照壁建於明代,壁的前後,鑲嵌24塊綠色琉璃磚,構成牡丹花卉圖,構思精巧,色彩絢爛。牡丹花根長在一個花瓶中,寓意萬根同本,繁衍不息。

山門、二門、木枋、碑廊、拜殿、大殿等主要建築,分佈在南北中軸線上,廟宇宏大,古樸典雅,保持著明代弘治七年(西元1494年)重建時的規模。

廟院內古柏交柯,86通碑碣,記載著歷代朝聖者的虔誠之心。

大殿後,陰陽墻相隔的,就是比幹墓。墓頂隆起,高20米,直徑20米。墓冢周圍,砌著青磚,鋪有小徑,墓周古柏掩映。工作人員李金保説,比幹墓原來佔地有5畝之大,直到1994年才圍起了眼前的青石券。

巨大的墓冢,寄託著後人的無限哀思。據稱,孔子經過此處,用佩劍刻下“殷比幹墓”碑,清乾隆皇帝為該碑題寫“宣聖真筆”。學者考證,這通碑是現存於世的幾通上古名碑之一,研究金石學的著作,對它都有記載和考釋。

歷代的統治者,或為標榜聖明,或為穩定局勢、安撫人民,多鄭重其事地拜墓祭祀,留下一篇篇珍貴的文字。閱讀這些文字,好似看到一幅幅塵封已久的畫面,讀到一個個生動鮮活的往事。

周武王封墓後,題寫銅盤銘:左林右泉,前崗後道,萬世之靈,于焉是寶。

北魏孝文帝在危機四伏之中,帶領82位官員,兩次親臨吊祭比幹,感慨“胡不我臣”,渴盼忠臣君子輔佐朝政。並撰寫《皇帝吊殷比幹文》,立碑保存。祭文語言瑰麗,行文浪漫,魏碑體書寫的碑文,字體瘦硬、古拙,被歷代書法家所珍視。

唐太宗李世民在戎馬倥傯之時,祭祀封謚,追贈比幹為“太師”,疾呼“惜善愛仁”,留下《皇帝祭殷太師比幹文》和《贈殷太師比幹詔》碑。清乾隆皇帝享受著太平盛世,也希望臣子能夠“披瀝以陳,甘於殞棄”,御書《過殷比幹墓》碑……幾通碑行文鏗鏘有力,字體或氣勢磅薄,或端莊嚴謹,也是書法藝術中的佳品。

元代元仁宗為比幹立碑塑像,泰定帝賜田地九頃六十畝;明代明成祖、明英宗和明憲宗修墓及祠……他們稱比幹是“三代孤臣”“諫臣極則”“浩然正氣忠良臣”,每當春、秋兩季,就用“太牢”(牛、羊、豕三牲全備)、“少牢”(羊、豕二牲)之禮祭祀。

◎草木有情

比幹之死,感天動地,一草一木都關情。衛輝市非物質文化遺産傳承人徐永志老先生講述了有關比幹的傳説。相傳比幹被剖心後,經神人指點,騎馬出朝歌南行到心地(新鄉)去補心,但是途中不能與人説話。他走到牧野荒郊時,遇見一老婦人在高聲叫賣無心菜。比幹好奇問她:“菜無心能活,人無心能活嗎?”老婦漠然回答:“菜無心能活,人無心即死。”一語道破天機,比幹頓時口吐鮮血,倒地而死。驟然間,天昏地暗,狂風大作,飛沙走石,卷土成墓,掩埋了比幹的屍體。隨後,墓冢上長出三葉無心之草,傳為比幹七竅玲瓏之心所化。

至今,比幹墓冢上和廟周圍的田野裏,仍然生長著一叢叢茂盛的三葉小草,百姓叫它“無心菜”,並稱:此草只在廟中生,走遍天下難尋覓。

比幹廟內,古柏森森,大多樹榦偉岸,然而卻有數十株造型奇特、與眾不同的“開心柏”,其主幹頂端三枝外裂,中間空虛,傳説是樹通人性,欲獻心給比幹;更有多株奇特“板柏”,主幹平直,向陽面如斧劈鋸切,棱角分明,如同一塊經工匠加工打磨的木板,傳説上天欲為比幹做棺木,側柏有靈而自獻;還有“平冠柏”,古幹粗皺低矮,頂平若帽似盔,如同向墓地彎腰致哀……山門東西古柏,一株鬱鬱蔥蔥,一株乾枯而死。據稱,東邊那棵植于1500多年前,300多年前枯死,如今仍巍然屹立,傳説它能“千年不倒,千年不朽”,百姓為它取名“忠柏”,象徵比幹為國盡忠,雖死猶生。

專家考證説,廟院內的柏樹形狀,是受到獨特的地理環境所影響,但神奇傳説所表達的,正是百姓不忘比幹的一種精神寄託。

◎拜祭祖先

古時,人們認為進行思維的不是大腦,而是心臟,心竅越多,人就越聰明。紂王“剖比幹,觀其心”,他看到的比幹之心,到底有幾竅,史書中並沒有記載,但是比幹死後,後人相信他有一顆聰慧之心,是極其聰明之人。

儒家評價比幹是智者,但是智者怎麼會被剖心?那是因為智者是保證自己的不惑,而不是單純的圓滑保命之徒,若智者生活在君主昏庸的時代,只能是技窮。《史記·孔子世家》中記載孔子的感慨:“使智者而必行,安有王子比幹?”他説的是,如果有智謀的人能夠暢行無阻,還怎麼會發生比幹被剖心的事情呢?

比幹“以義自持”,儒家將他確定為仁者的楷模,在後世的心目中,他更是聖人的化身。

相傳,比幹死後,紂王並不罷休,定要滿門抄斬,以除後患。當時,比幹妻子陳氏已懷胎三月,為了保住忠烈一脈,她在4位婢女的護送下,星夜南逃,躲避在長林山的石洞裏(今衛輝市獅豹頭鄉龍臥村附近),之後生下遺腹子堅。

堅出生後,遭遇到紂王追兵的盤查,他們質問嬰兒的姓名,陳氏望著滿山林木和洞外泉水,急中生智,指林為姓,以泉為名,説孩子的名字是“林泉”,才躲過殺身大禍。

武王伐紂,商紂滅亡,周武王感念比幹忠烈,派人尋找比幹後裔,比幹夫人攜子歸周。武王以其長林而生,賜姓為林氏。由此,林堅成了第一個以林為姓的人,被尊為林姓始祖,他的父親比幹被尊稱為太始祖。長林(今河南衛輝)成為林氏的發祥地。

這一故事,記錄在了比幹廟內。大殿外的西側,有一明代嘉靖十七年(西元1539年)衛輝府同知裴騫撰寫、近千字的《重修太師殷比幹祠墓碑記》,蟠龍碑帽,莊嚴肅穆。全文敘事簡約,韻味深沉,既有對比幹的頌揚,也記載了林姓的由來,是國內僅有的一通追溯林氏起源的石刻文物。其中“無林不開榜”一句,讚揚了林氏的忠孝傳家,人文昌盛,尤其為後人所津津樂道。

上世紀80年代末,世界各地的林姓子孫們紛紛來到衛輝比幹廟,尋根問祖。自1993年起,每年的農曆四月初四,衛輝市都會舉辦“比幹誕辰慶典”,接待來自世界各地的林氏拜祖團體。

在比幹廟盤桓半日,佇立比幹像前,又想起數千年前的故事,仿佛能看見他篤定前行的身影……

相關搜索:

更多閱讀

點擊載入更多

今日TOP10

網友還在搜

熱點推薦

掃碼關注中國搜索官方微信
掃碼關注中國搜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