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屏>正文

“雞鳴三省”荊紫關

2017-08-04 15:13 | 河南日報 | 手機看國搜 | 列印 | 收藏 | 掃描到手機
縮小 放大

核心提示:荊紫關背負群山,下臨丹江,西接秦川,南通鄂渚,憑著獨特的地理位置成為歷代商賈雲集和兵家逐鹿之地。

荊紫關明清古街 張建偉攝

荊紫關鎮古關門高帆攝

古街小景王洪連攝

繪圖/王偉賓

原標題 “雞鳴三省”荊紫關

荊紫關,位於淅川縣境,地處豫、陜、鄂三省交界,素稱“一腳踏三省”“雞鳴三省”之地。荊紫關背負群山,下臨丹江,西接秦川,南通鄂渚,憑著獨特的地理位置成為歷代商賈雲集和兵家逐鹿之地。古鎮至今保存著五里明清長街,風貌滄桑,韻味十足,獨具特色。

◎古風撲面來

薄暮時分,夕陽余暉灑上荊紫關的亭臺樓閣。風吹過,搖動飛檐翹角上的風鈴,丁丁冬冬,其聲悠揚,反而更顯古街靜謐。

行走荊紫關,從古鎮關門開始。

關門在古鎮長街的最南端,跨街而立,頂部為磚砌鬥拱,左右兩端陪頂,呈“品”字形。主頂下赫然鐫刻魏碑體大字:荊紫關。

拱門卻不寬敞,僅容一輛小轎車通過。細看旁邊石碑,有字顯示:“(關門)建於1904年,幾經炮火洗禮,原貌依舊。”

荊紫關何以稱關,《淅川縣誌》主編吳雲貴認為有三重原因:一是它地處秦豫交界處,關外是八百里秦川,關內是連接中原大地的南陽盆地,是由中原入陜東南之要道。二是因為荊紫關所在地,戰國時屬楚國,楚王派太子荊鎮守,此地遂稱荊子口。三是由於此地夏季漫山遍野開放荊籽花,花紫色,清代又改稱荊紫關,寓意“紫氣東來”。

關門內青石鋪路,700余間店舖連綿五里長街,均沿丹江而建,青磚黛瓦,雕欄畫棟,勾心鬥角,翹檐呼應。

老街兩旁店舖,其門皆為漆成黑色的厚厚豎木板,條條相扣,晝啟夜閉,仍如許多年前模樣。店舖之間多以兩米多寬防火牆間隔,就像徽派建築中的馬頭墻。街巷民居多為“前店後舍”,穿過臨街店舖,後面便是一個四合院,主人家日常生活起居,全在後院。古街因商業而興,保留的建築中,處處可見明清商業活動印跡。

關門向北四五十米,有宮殿坐東朝西,名平浪宮,寓意風平浪靜。平浪宮供奉著船工們的保護神——楊泗爺。這裡當然也是船工、來往商人的精神家園。平浪宮兩旁有鐘、鼓二樓,皆三層木樓,氣勢恢弘。當年,船工們就是聽著這裡的鐘聲,走向丹江,走上賴以生存的大船,風裏浪裏討生活。

古街會館林立,分佈著禹王宮、山陜會館等建築群,屋宇樓臺廣大軒敞,木雕石刻別致精美,見證了一個時代的繁榮。

禹王宮門楣處有一“竹林七賢與榮啟期”的石刻。浮雕工藝,畫面傳神,嵇康“引琴而彈”,阮籍“嗜酒能嘯”,向秀“雅好老莊之學”,榮啟期“鼓琴而歌”,美美與共,各有韆鞦。當年,竹林七賢隱居在山陽(今修武一帶),與此處相距不過數百公里。將七賢供到府楣,或許是七賢不羈的性格暗合了商賈開放且不拘一格的做事風格,又可見商人內心深處對文人雅士的極為尊崇之情。

山陜會館中,一處壁畫頗為引人注目。一頭白虎,其頭威風凜凜,其身溫順柔弱,虎頭貓身,讓人詫異。淅川縣文物管理所工作人員張軍介紹,當年畫師所畫猛虎氣勢凜然,威風八面,但畫成後有人指點:其虎太生猛,商人應和氣生財。館主遂授意畫師重畫,最後就成了這副“溫柔”模樣。

山陜會館內,木雕多見於門楣,有“八仙過海”、唐僧師徒取經等場景,多用鏤空、陰刻、浮雕等手法,而石刻則多以蓮、梅等花卉為主,可謂無木不雕,無石不刻。

會館留存記憶,長街見證繁華。據《淅川直隸廳鄉土志》(1905年編)載:“全鎮商務以荊紫關為貿易總匯,城中(縣城)次之。”據記載,鎮上當年有三大公司、八大幫會、十二大騾馬店、二十四大商號,店舖林立,商賈雲集,聲名遠播。

如今的古街,依然能感覺濃郁的商業氛圍。十步之內必有商鋪,或售草鞋,或賣小吃,或開客棧,門邊可見曬糧的奶奶、穿針的大嫂、奔跑的孩童。不時有遊客由店舖進入後院,主人並不阻攔,隨你參觀打量。與外面相比,這裡少了現代商業競爭的殘酷,倒多了幾分雞犬相聞的田園風采。

◎丹江千帆過

荊紫關毗鄰丹江,因丹江而聞名,也因丹江而繁華。

丹江航運最早可追溯到春秋戰國時代。而秦漢魏晉時期,全國的政治經濟中心很長一段時間位於關中地區,荊紫關正好位於荊州貢道上,各地的貢品到了這裡,因為水道變窄,需大船換小船,再用車隊運載。而關中地區的貨物到了這裡,也要換大船往下游運輸。因此,這裡就成了重要的水旱碼頭。

唐代“安史之亂”後,因江淮交通時常受阻,丹江遂成為江南諸省向京師漕運的“黃金水道”。

明清時期,丹江航運進入黃金時期,荊紫關也成為南北貨物集散地。特別是八國聯軍攻佔北京,清廷遷往西安時期,南方各省糧食皆從這裡轉運西安。一時間,這裡每日停靠數百艘船,百舸連檣,千帆比肩。此時的碼頭也從一個擴大到三個,沿岸專為船工客商服務的飯館、酒樓形成600米長河街,叫賣聲日夜不絕於耳。

經歷了一番週折,記者找到了丹江上的老船工史餘地。“整個荊紫關鎮,當年跑長途航運的只剩我一個人在世了。”坐在低矮的泥坯房中,這位83歲的老船工挽著褲管揚著手,慢悠悠地説出第一句話。

史餘地説,史家三代人撐船,四代人從事與航運相關的營生。他打小在船上長大,“船最多可裝上萬斤的貨,有三間房子大,運的貨多是鹽、桐油、布匹。”

他説,自己從小便跟著爺爺走船,下至武漢、上至陜西丹鳳龍駒寨,生活極為艱辛。遇到淺灘過不去,結冰也要跳下去拉船,“穿著幹衣服下水,帶著冰碴子上船。”説這話時,老人裸露的腿上青筋凸起,也在無聲表達著往昔歲月的艱辛。他唱起舊時在丹江兩岸流傳的民謠:不怕地,不怕天,就怕下河去拉灘。面向地,背朝天,四肢著地渾身酸。兩耳不住嗡嗡叫,頭蒙眼花口舌幹。眼珠憋得往外冒,呼哧呼哧直髮喘……

新中國成立後,尤其是隨著上世紀鐵路、公路的暢行,丹江航運逐漸衰落。多年來,受氣候變化和上游水電站影響,丹江水量不再豐沛,當年荊紫關寬闊的丹江河面如今呈現多條細細的水流。有的地方變成了濕地草灘,偶見覓食的白鷺。

◎戰略險要地

荊紫關因其顯赫的戰略位置,為歷代兵家必爭之地。春秋戰國時期,荊紫關屬下鄀國。周襄王十七年,秦國聯合晉國南下進攻下鄀國的時候,首先攻佔荊紫關紮下營盤,而後進一步攻佔下鄀國。下鄀國降秦後,荊紫關屬秦。

此後相當長一段時間內,秦楚兩國不斷發生戰爭,荊紫關一帶首當其衝,秦軍白天來,這裡的老百姓插上秦軍的旗幟,晚上楚國的軍隊又攻來,老百姓只好又換上楚國的旗幟,朝秦暮楚的典故就出於此地。朝秦暮楚在後世被引申為反覆無常,略帶貶義,但荊紫關的老百姓對此不以為然,他們認為這更多地反映了戰事的激烈程度。

秦末農民起義,劉邦、項羽攻秦。《史記·高祖本紀》載,劉邦勸降南陽郡守後,“引兵西,無不下者。至丹水……”可見當年劉邦的行軍路線是沿丹江而上,通過荊紫關而西進,先於項羽入關。到了西漢末年,王莽篡權後,劉秀起兵,活動於荊紫關一帶,至今這裡留有許多地名與劉秀相關。

明清時期,這裡的軍事機關不斷升級。1802年,清廷在此地添設協鎮,並設副將統領左右兩營。

在近現代,荊紫關也經歷了無數次戰爭。荊紫關的特殊地位,引起了毛澤東的關注。解放戰爭期間,毛澤東主席數次提及荊紫關。在荊紫關革命紀念館裏,至今保留著幾份毛澤東指揮中原突圍的電文手跡。

◎腳踏三省界

荊紫關古鎮背依伏牛山系之猴山,站在猴山制高點,整個古鎮的走勢一覽無余。

明清古街就像一張彎弓,蓄勢待發,又似一條蛟龍,沿丹江而臥。丹江對面西南方向,是湖北十堰市鄖陽區(原稱鄖縣)白浪鎮,西北方向便是陜西商南縣。從地理上看,丹江形成的沖積平原集中在荊紫關鎮,湖北、陜西所屬的兩個地方多處於山坳之中。

荊紫關位於豫鄂陜三省交界,三地政府設立“三省界石”,人們在此可體驗“一腳踏三省”的感覺。

界石位於荊紫關鎮白浪街,是一塊頂角朝天的三棱石,三省以此石為界,西歸陜西,東北歸河南,東南歸湖北。三省轄地在白浪街犬牙交錯、屋舍相連,於是形成了頗為有趣的風情,明明是門對門的鄰居,有的聽豫劇,有的聽秦腔,有的聽湖北漢劇。有的人家放一張床橫臥兩省地,自稱“夜臥兩省”。

據考證,全國三省交界地有40多處,但沒有一處像荊紫關這樣三地在方圓兩公里均設鎮級政府,而且也沒有像此處一樣三地房屋在一條街道交錯相連。

三地人民在沿襲傳統習俗的同時,交流極為頻繁。在荊紫關,三省之家屢見不鮮。在三省界石處,經營“三省客棧”的老闆娘蔚潔是一個快人快語的大姐。她介紹説:“我婆婆是河南人,我是湖北人,侄媳婦是陜西商南縣人。”

以前,這條街沒有環衛工人,每逢有上級部門檢查,三地政府都會通知讓蔚大姐提前打掃衛生。“為了打掃這塊地,我接三個省的電話。”蔚大姐笑著説。

正是看中這裡三省交界特色,蔚潔和丈夫幾年前回來經營農家客棧。只是這裡平時人流少,只有節假日才會有人來看稀罕。

如今,這種狀況正在改變,三地鎮政府中,荊紫關鎮經濟實力最強,發展思路也最活躍。近年來荊紫關鎮請河南大學、河南省規劃設計院等單位高標準編制了總體規劃等,投資8000多萬元完成了“明清古街”改造,修復了平浪宮、禹王宮等古建築;投資1億多元,建設了三省友誼廣場。

人們來這裡,遊古街,賞民俗,啖美食,觀湖桑,體驗“一腳踏三省”的豪邁,感受三省的特色文化和習俗風情。

畢竟,這裡是歷史深處走來的荊紫關。(記者 杜君 丁新科 馬濤)

相關搜索:

更多閱讀

點擊載入更多

今日TOP10

網友還在搜

熱點推薦

掃碼關注中國搜索官方微信
掃碼關注中國搜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