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屏>正文

登臨嵩嶽寺 看“古塔之王”

2017-09-01 09:59 | 河南日報 | 手機看國搜 | 列印 | 收藏 | 掃描到手機
縮小 放大

核心提示:嵩嶽寺塔是中國現存最古老磚塔,它的十二角形,是中國古塔中的孤例,建築史學家劉敦楨評價它“在中國建築史上具有無上崇高的地位”。

繪圖/王偉賓

站在嵩嶽寺塔西側高崗(鳳凰臺)上看嵩嶽寺塔,你會發現,從美學上講,這是最恰當距離,不近不遠。觀者與此塔,“不即不離,無縛無脫”。

在鳳凰臺上行走,反反覆復看它。本質上它是塔,堅硬敦實;形式卻像花像鳥,有飄揚感飛翔感。這源自它外表的美,它的外觀,呈現優美的曲線,柔和豐圓,飽滿韌健。也源自它周邊的無窮綠意,將其襯得清新靈動。

它是中國現存最古老磚塔,它的十二角形,是中國古塔中的孤例,建築史學家劉敦楨評價它“在中國建築史上具有無上崇高的地位”。“華夏第一塔”“古塔之王”用在它身上,均不過分。

它是西元六世紀佛教大規模傳入中土背景下建成的,在類型上極具開創性,在建築技術上極具典型性,在文化交流上極具實證性。

清華大學建築學教授郭黛姮認為:它是世界上最早的筒體結構建築。這種結構直到十九世紀才開始在西方現代建築領域出現,至今仍為高層建築優先選擇的結構方式之一。

距嵩嶽寺塔70公里的“大玉米”(鄭州會展賓館),距嵩嶽寺塔960公里的上海金茂大廈,兩座著名新地標的建築模樣,都有它的影子。

“美國SOM建築設計事務所的設計師,從嵩嶽寺塔得到啟迪,把它的簡潔與細膩,融入上海金茂大廈整體造型中,設計出世界級經典作品。1998年6月,金茂大廈榮獲伊利諾斯世界建築造構大獎。”《登封的中國之最》一書中説。

“大玉米”由SOM建築設計事務所與上海華東建築設計院設計,靈感來源仍是此塔,其主樓曲線與塔吻合,以現代材料和手法再現古塔密檐效果,平面佈局與古塔平面神似。

“古塔之王”,它的生命力在當下得到充分的張揚。它最古老,又最現代。

◎寂寞之塔

嵩嶽寺塔,背靠太室山,東依東靈臺山,西傍西靈臺山,南面山坡漫緩開闊,寺東溪水潺潺,是極盡山野之妙的勝景之地。

這是一座寂寞之塔。2017年夏末探訪它時,在塔旁盤桓一下午,前後只見到四位遊客,他們繞塔轉了一圈兒,停留時間,不超過十分鐘。

和它相距數百米的法王寺,傍晚去時,仍看到不少香客遊人,還有更多的習武青少年。他們把一座古剎點染出活潑潑的人間況味。

嵩嶽寺塔下,是另一種味道。坐在塔後銀杏樹下喝茶,聽遠處禪頌,看頭頂上密密的銀杏果,一隻小松鼠在腳邊跳躍。靜,靜得水壺中茶褐色的銀杏樹葉,一片都不浮起。

“遊客一直不多。香火嘛,初一十五,燒香的會多點兒。”看塔老人李懷玉説。他60多歲,在此地8年多了。

事實上,從唐代至今,它已經寂寞1000多年了。

北魏宣武帝永平二年(西元509年),“馮亮與沙門統僧暹、河南府尹甄琛等,同視嵩山形勝之處,創興土木。”

馮亮字靈通,北魏著名隱士建築家,長期隱居嵩山。他為宣武帝擇“吉地”建離宮,“曲盡山居之妙”。

“吉地”,就是今天嵩嶽寺西側高崗,“勢若振翅欲飛的鳳凰,故名鳳凰臺”。

北魏孝明帝正光元年(西元520年),離宮“慈悲”給了佛門,改名“閒居寺”。

離宮變佛寺後,建了佛塔一座,即今日的嵩嶽寺塔。還建了殿堂千余間,寺內有僧徒700人,是嵩山南側大寺。

到了隋朝,閒居寺改名嵩嶽寺。隋文帝曾在嵩嶽寺南建了一座佛舍利塔。

唐代,唐中宗在鳳凰臺上為禪宗北派大通神秀禪師,建了一通十三層浮屠。

如今,除了北魏磚塔外,別的古建蕩然無存。

在李懷玉帶領下,我們出寺門向西,沿碎石路爬上山坡。眼前平展展一片空地,就是鳳凰臺了。

真是吉地。臺上有幾棵山桃樹,樹上既結著小毛桃又開著粉桃花。按農曆已是六月,卻是:人間四月芳菲盡,山寺桃花六月開。

山桃樹再往西,一株千年古柏,三四人不能合抱。樹冠亭亭如蓋,蓊鬱如雲。柏樹北側,一大片斷磚瓦礫,當是北魏所建嵩嶽寺正殿舊址了。

立於古柏下,耳邊只有牛鈴聲聲。

唐之後,嵩嶽寺香火即廢。古寺頹為瓦礫,惟余寂寞此塔。

◎地宮之謎

嵩嶽寺塔附近原有大塔寺村,是個100多口人的小村子。前些年,村民都遷到山下去了。

李懷玉説,到上世紀80年代,青灰色的塔已變得破破爛爛,塔剎上面好幾層的磚,都壞得不行了。

於是,河南省古代建築保護研究所開始維修,主持人是河南著名古建專家張家泰。這一修就是十年,從1982年到1992年,耗資400萬元。

原塔是以糯米摻黃泥漿做黏合劑、用青磚壘就,外塗白灰。天長日久,由於風吹雨淋,黃泥外滲,白塔變成了黃塔。歷時十年維修後,外層刷成了比較顯眼的熟黃色,專家稱之為“完美式修復”。

這熟黃,20餘年後,反倒愈看愈順眼了。

維修時,“從地宮到塔頂的兩個天宮,共計發現紅、白、黑三色舍利,及銀塔、銀環、鐵環、白瓷葫蘆石刻佛像、石刻交腳彌勒像等18件器物。”張家泰先生著文説。

地宮在哪兒?

就在塔心室內,洞口被兩塊極厚木板封住了。

再三懇請,李懷玉用工具把兩塊厚木板撬開,露出了地洞口。洞裏放著一把高背椅,踩著椅背下到地洞裏,洞也就一人多深,僅能容下兩三人。地洞北側,是地宮,有青石券門,門上有簡單雕花,門只有半人高,不易進入。

蹲下,打開應急燈朝裏看,裏面是方方正正一個窟室,約有3平方米,小青磚券頂,地面鋪了一層紅色化纖地毯。看地宮四壁,沒有壁畫痕跡。據説1988年古建所發掘地宮時,在地宮墻壁上發現了“大唐開元二十一年”的字樣。用應急燈照來照去,沒找著這行字兒。

這地宮,比想像的小得多也淺得多。事實上,因為歷史上多次被盜,它的出土文物不多也是自然。

圍繞地宮,依然有未解之謎。

嵩嶽寺塔塔身,建於北魏。塔剎,建於唐代。地宮建於何時?專家們有“北魏説”和“唐代説”兩種説法。

地宮和天宮的文物,回答了這座塔的一些重要問題。

“地宮文物中,有體形不大的石刻交腳彌勒像。這是十六國至北朝獨有造型,石佛像有殘缺,背光(佛像背後的屏風狀飾物)有發願文,中間有‘大魏正光四年’字樣。所以,它的建造年代和文獻記載吻合,確定在北魏正光四年,即西元523年。該塔成為我國現存各類佛塔建築中最早的一座。”《仰望登封》一書寫道。

◎建築典範

“中國佛教發展,始終以依託政治力量為特點。佛教在嵩山的發展,正是因嵩山具有緊鄰政治中心汴、洛兩京的區位優勢而成為近畿名山。這裡很早就成為著名的佛教文化中心,並一直延續至今。”郭黛姮著文稱。

嵩山現存的嵩嶽寺塔、凈藏禪師塔、永泰塔、會善寺大殿、少林寺及初祖庵、塔林,還有數十處佛寺塔剎遺跡,都表明佛教文化是嵩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

身為“古塔之王”的嵩嶽寺塔,無論在嵩山,還是在全國乃至全世界,其價值都是無與倫比的。它通高約40米,塔圍33米,塔壁厚2.45米,從外面看,塔身十五層、十二角,從塔身內裏看,則變化為八角十層,故它的豎剖面很難畫出。因建造難度極大,後世不再採用這種形制,它也因此成為中國佛塔建築史上的“孤例”。

它是空前的,它之前,建造的多是木塔。它又是絕後的,它之後,即便再開建磚塔,也沒有第二座十二邊佛塔了。

上世紀40年代,劉敦楨先生在《河南省北部古建築調查筆記》中説:“後來的唐代方塔,如小雁塔、香積寺塔等,均脫胎於此……嵩嶽寺塔也是唯一平面為十二邊形的古塔,在中國建築史上具有無上崇高的地位。”

它是中國密檐式塔鼻祖。所謂密檐式,是指從外觀上看塔檐的數量很多,檐層密集。它是中西建築藝術完美結合的範例。塔外部輪廓,借助了印度、波斯、北涼小石塔的多種元素,成為“突然出現在中原大地上的從未見過的古怪建築”。

和別的古建築不同的是,嵩嶽寺塔既古老又現代。

“它是世界高層筒式建築首創,其優越的力學性能,使其具有旺盛的生命力。它採用磚疊澀砌築的筒體結構,設計嚴謹精密,技術手法科學合理,足以承受較大的側向荷載壓力,保證塔體的穩定。”郭黛姮評價。

“它如一個倒栽地上細長圓滑中空的玉米棒子。它的這種構造,得益於嵩山下堅實的石質大地,得益於嵩山‘三大運動五代同堂’夯實的基底,得益於它的正圓形且施工品質極高的塔基。圓形建築,在抗震抗外力的能力上,是最強的。塔身內外角數和層數的變化,巧妙轉移了塔身的受力不均,上下渾然一體。”《仰望登封》一書中進一步分析“筒體結構”的優長。

2010年8月,嵩山“天地之中”歷史建築群申報“世界文化遺産”成功。

建築群中,嵩嶽寺塔名列前茅。申報文書中寫道:“嵩嶽寺塔歷經1480多年的風侵雨蝕,不酥不鹼,堅韌如初,巍然屹立,是中國建築史上的光輝典範。”

建塔材料,極其簡單,全塔由數百萬塊小青磚加糯米漿拌黏土砌築而成。

專家測定,這些古老的小青磚抗壓強度,每平方釐米約在250公斤,局部抗壓強度達到414公斤。

這樣的材質歷經千餘年“不酥不鹼”,比鋼筋混凝土還堅實,後人只能驚嘆了。(冬夏)

相關搜索:

更多閱讀

點擊載入更多

今日TOP10

網友還在搜

熱點推薦

掃碼關注中國搜索官方微信
掃碼關注中國搜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