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播圖>正文

實時熱點

換一換

網友還在搜

私人訂制熱點資訊
關注國搜官方微信

千年一嘆黃道窯

2020-08-26 17:03 | 中國搜索

核心提示:在這些古窯址中,最為著名的就是黃道唐鈞窯遺址,曾有“四十五里黃道街”“九里十八窯”之稱。

郟縣位於中原腹地,從秦置縣迄今已有2247年。在漫長的歲月裏,文化之花盛開,郟縣境內遍佈裴李崗文化、仰韶文化、龍山文化時期的遺存,曾出土大量紅陶、灰陶、薄殼陶等古陶瓷及殘片標本,發現古窯址多處,集中分佈在縣城西北12公里處的黃道鄉。在這些古窯址中,最為著名的就是黃道唐鈞窯遺址,曾有“四十五里黃道街”“九里十八窯”之稱。

黃道窯面積2.1萬平方米,文化層厚2.40米。該窯址是一處唐至元代的古瓷窯址,1962年和1985年,中國古陶瓷專家、故宮博物院研究員馮先銘等兩次來到該窯址調查,發現的品種有碗、碟、盆、缸、罐等,釉色有白、黑、黃、青、月白、天藍、紫紅等,施釉較厚,造型別致,精美絕倫,引起一行人的駐足讚嘆。

這些散落在郟縣一隅的陶瓷寶藏,吸引越來越多陶瓷專家的關注。古陶瓷專家趙青雲在其著作《窯變藝術之冠——中國鈞瓷》中這樣論述:“郟縣黃道窯,除燒制白釉、黃釉、黑釉瓷器物,也有黑釉藍斑或白釉上施青藍斑彩,利用不同的金屬氧化物的釉料,成功地掌握了兩色釉技術,形成了此窯産品獨特的藝術風格,為唐代的代表作品。”2019年4月,中國古陶瓷學會常務理事和學術委員禚振西不顧82歲高齡,來到這裡,興趣盎然地談起郟縣黃道窯在中國窯口中的地位:“黃道窯在全國窯口中是比較出名的,而且規模很大。在中原各大名窯中,黃道窯燒造時間長,品種多,器物種類繁雜,特別突出的是從唐代至宋代,有很多創新。其中,黃道窯燒制的花釉瓷,也就是俗稱的唐鈞,這種最早的窯變可以説給宋鈞窯開了先河。唐朝時期的花釉瓷又以羯鼓最為有名,影響了當時很多窯口,而黃道窯所燒的黃釉瓷可以説是中原陶藝和南方陶藝的交融和發展。” 黃道窯孕育過中國唐鈞,成為中國唐鈞的源頭,有著豐富的審美體驗,推動了中國陶瓷裝飾藝術由單色向多色釉的發展。

絕妙無窮唐花瓷

瓷器是中國的名片。“唐鈞”一詞最早出自清代古陶瓷研究者陳瀏《匋雅》(古“匋”通“陶”),其《匋雅五十一》裏有“泥均宜均唐均”(古“均”通“鈞”),其再被提起,藝術的貴族朗聲而出。而唐鈞之“鈞”源於郟縣。明正德《汝州志》卷之二《古跡》載:“鈞天臺:(郟縣)下黃道保,世傳皇帝問道廣成子駐蹕於此,大奏鈞天之樂,故名。”黃帝駐蹕郟縣為重要歷史事件,眾民銘記且引以為傲,是郟縣文化的代表名片。為紀念賢達此次駐蹕,把“鈞天臺”一帶村落群行政上命名曰鈞臺鄉。鈞天臺遺址位於大劉山、二龍山、鳳翅山、老君廟等廣大地區之間,此地盛産陶土、鋁礬土、石英石、精煤等優質原料,人們安居樂業,捏土燒造為陶,民生蒸騰。當唐代具有獨特風格的自然窯變黑底彩斑、白底藍斑、黃底紅斑瓷器在此地問世,因為喜歡,遂以“鈞天臺”命名曰“鈞瓷”,俗稱“唐鈞”。

在黃道窯燒制的品類中,唐鈞是黃道窯的代表性産品,謂“唐花瓷”,早已聲名海內外。唐鈞的特徵以黑釉上潑斑爆斑為代表,以黑白為主色調,其間黑中泛藍,藍中隱白,藍白相間,且釉體斑紋隨著燒成溫度高低有流動感,顯針尖狀、絲縷狀、流星狀、雨點狀等,變幻莫測,這與宋代鈞瓷紅紫相間的窯變斑彩十分相似,其根本工藝技法與宋代鈞窯是一脈相承。因此有“唐鈞為根,宋均為葉”之説,為後來宋鈞的輝煌並成為宋代五大名瓷,提供了諸多啟示和借鑒。

傳統的黃道窯陶瓷藝人在黑色底釉上點塗白、綠、褐等諸色斑塊,高溫下釉料流動、滲化、融合,産生神奇的藝術效果,其“窯變”技藝變幻莫測。如琴似鈴的開片聲,猶如在寧靜的一池春水中,擊之一石,剎那間水波粼粼,漣漪道道;釉面上呈現出千姿百態,妙趣橫生的紋片,動靜相生,韻味無窮,絕世無雙,成為陶瓷技藝中里程碑式的創新。古人曾用“高山雲霧霞一朵,煙光淩空星滿天;峽谷飛瀑兔絲縷,夕陽紫翠忽成嵐”等詩句來形容鈞瓷色彩之美,在其美麗的釉色上又窯變出珍珠點、兔絲紋、蟹爪痕、蚯蚓走泥紋等生動美妙的流紋,似人物、似動物、似一幅幅美麗的山水畫。這些釉面非丹青之手所能描繪,真是鬼斧神工,絕妙無窮,令人嘆為觀止、拍案稱奇。

唐鈞的靈動之光

用於燒制黃道窯産品的原料以當地脊性、塑性、熔劑原料為主,經粉碎、除鐵、陳腐、脫水、練泥、拉坯、印坯、注漿、修坯、陰幹、素燒、施釉、燒成、出窯、驗裝等70道工序而成。原料加工精細、拉坯造型規整、施釉均勻、釉燒還原焰溫度在1200℃以上是其核心技術,釉色斑斕,品種眾多,器型構思巧妙,造型端莊、大氣,繼承了傳統黃道窯陶瓷和中國陶瓷的文化精髓,日益獲得世人的青睞。

起初的陶瓷藝人以黑、白、黃、藍做底釉,器物表面點、涂、潑出白、黃、藍,相互交融,如人生貼于其表,釉面燒成出乳白、月白、黃色、天藍釉斑,意趣馳騁,瀰漫著浪漫主義思潮。因其低溫一次燒成,實為陶,是瓷的襁褓期。雖當時黑釉瓷燒制技術已成熟,但黑釉瓷燒製成本高於施黑釉的陶器,對於底層百姓來説,經濟的施黑釉陶成為首選。此時的器物造型豐滿,多源於拙樸的審美意圖,胎體較厚,多半釉,平底,足部半釉或無釉,避免釉質流動過大形成粘足。瓷體黑白交融,光怪陸離,整體凝重練達,對比分明,氣韻天成,人在悠遠裏遊走,仿佛生命的陰陽。

隨著工匠不斷地摸索和實踐,思維浸染煙霞,審美日進,對釉料中金屬元素的利用更趨科學,窯室溫度可控性提高,窯變成為可能。可能意外失手,木灰、骨灰和琉璃落入釉面,在高溫下熔融一體,期盼乳濁現象出現。乳光優先呈現,繼而在黑釉瓷上成功燒出絢麗多彩的乳白、灰白、天藍、天青、灰藍色乳光斑,呈現天象。釉質流淌活躍,絲狀流紋、爆斑、潑斑接連出現,變幻莫測的窯變藝術使唐鈞達到新高度,洋溢清新之風,意蘊非凡,呆板的釉面靈動起來,具象、抽象的意境交錯相映,大唐的包容、大氣、雍容華貴和開放的民族精神,成為唐鈞的靈動之光。

古燒制技藝重現

在黃道窯陶瓷燒造技藝的傳承方面,郟縣民間的一些陶瓷企業做出了巨大貢獻,他們親力而為,努力將黃道窯陶瓷燒制技藝申請為各級非物質文化遺産,致力於創新研發黃道窯復倣産品,尤其是平頂山市黃道窯瓷燒制技藝非遺傳承人史江偉與中國陶瓷工程理論奠基人李國禎之子李秉嘉先生,于2015年成立起“郟縣黃道窯陶瓷研究所”,與眾多陶瓷同仁潛心研究,工藝水準得到極大提升,成功複製出傳統黃道窯陶瓷燒制技藝的釉料配方,生産出華北釉滴、兔毫、黃釉、白底黑花、白釉閃青、茶葉末釉、鈞瓷釉等一系列釉料精品,精品紛呈,絢麗奪目,讓黃道窯陶瓷這一古老燒制技藝重現於世。

唐鈞是黃道窯陶瓷燒制技藝的重要呈現,基於黃道窯在中國窯口中的重要地位,郟縣政府非常重視該技藝的傳承工作,不斷加大開發保護力度,成立了“郟縣唐鈞産業發展領導小組”,並出臺了《關於扶持唐鈞産業的優惠政策》,為唐鈞産業的恢復與發展奠定良好的基礎,使唐鈞這一失傳千年的民族傳統藝術重新煥發了青春。2014年12月15日,中國工藝美術協會授予郟縣“中國唐鈞基地”榮譽稱號。2017年,黃道窯陶瓷燒制技藝列入平頂山市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性項目,繼續傳承它的榮耀,散發出迷人、不朽的光輝。

一把泥土,一尊素胎,一叢燒柴,凝結的是古中原的藝術氣息,是郟縣的文化精脈,是厚重的黃道窯驚世襲人的千年一嘆。

(郟縣縣委宣傳部供稿 郭旭峰/文 圖片由郟縣縣委宣傳部提供)

責任編輯:朱寶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