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頂山>正文

實時熱點

換一換

網友還在搜

私人訂制熱點資訊
關注國搜官方微信

河南墜子名家張高偉:一門兩狀元 父子非等閒

2020-09-28 09:30 | 中國搜索

核心提示:張麥撈是河南墜子名家,2000年馬街書會狀元。將門無犬子,其大兒子張高偉于2013年也摘得馬街書會狀元。一門兩狀元,鷹城無雙;上陣父子兵,藝壓群芳。

近日,張高偉趁中午下班間隙從市區回郟縣薛店鎮張武樓村老家,為父親張麥撈送藥。父親因偏癱,一個人無法再同時説拉彈唱。應父親要求,張高偉和父親即興合唱了一段墜子書《一物降一物》,許久沒有亮嗓的張麥撈老先生一直笑容滿面、陶醉其間。

張麥撈是河南墜子名家,2000年馬街書會狀元。將門無犬子,其大兒子張高偉于2013年也摘得馬街書會狀元。一門兩狀元,鷹城無雙;上陣父子兵,藝壓群芳。

當天上午,張高偉左手撫著墜胡,右手拉著弦子,右腳係著腳板拉線;其父張麥撈左手持簡板,隨著悠揚的弦聲,打起了簡板,父子深情對望,很快沉浸在他們鍾愛的墜子戲中。

生活所迫 被逼學藝

“我從事這一行完全是被逼,是父親揍出來的。”談及從藝經歷,張高偉開口就提“挨打”。

“弟兄五個,他老大,就他挨的多成才了,其他沒有挨打都不中。”坐在旁邊的母親唐桂娥笑著説。

唐桂娥説,張麥撈自幼愛説唱,他學藝全是個人愛好,小學畢業後因家裏窮就輟學了。當時説書藝人一晚上可以掙上塊兒八角錢,這無異於“高薪”。但因 “富農成分”,沒人敢收他為徒,幾次拜師都被拒。

1966年,16歲那年的冬天,聽説鄰村知名説書藝人王樹德要去堂街一帶説書10天。張麥撈懷揣十來個紅薯面窩頭,步行六七十里地一路尾隨,晚上混入人群聽,白天到附近菜地草庵內整理臺詞,練習唱腔。

憑藉驚人的記憶力,9天后,他把王樹德先生的一部《十大英雄傳》從曲到詞一氣呵成,隨後借了一把弦子開始説書。原本想借此向鄉親討飯吃,想不到一炮打響,一説而不可收,開始了半耕半唱生涯。

後來子女出生,全家11口人更是吃緊。於是,只要不下雨,每當天黑他就騎上28自行車帶上張高偉出去説書。路程七八里、五六十里不等,幾次返回時公雞已打鳴。

“我不是好學生,不喜歡學習,沒上學時父親就帶著我讓學習。8歲時,我就自己説了。不認識幾個字,長篇唱詞都是逼著背的。有時候正説時犯迷糊,跑調了或忘詞了,父親一板子就砸過來了,現在想想還感覺疼呢。”張高偉笑著説。此時,他身旁的張麥撈和妻子已是熱淚盈眶。

“那時候村裏不讓我出去説書,還扣我工分,説是走資派,家裏11口人得吃飯,不出去不中啊。”張麥撈説。

在這樣的環境下,張高偉學會了《馬到懸崖攔鐙啾》《人生塵世不知足》《豬八戒拱地》三部墜子書。10歲那年,張高偉可以連續説上三個多小時。

鍥而不捨  一舉成名

“經常被打,流著淚還得唱,簡板是檀木或棗木做的,打起來可真疼。”在母親唐桂娥的記憶中,大兒子經常被揍。

也正是在父親嚴厲呵斥下,他夯實了極紮實的説唱功底,能拉會唱,出於藍且更勝於藍。1985年只有13歲的他,已跟著父親在馬街書會嶄露頭角,頗有范兒。

“我小時候,年年都要跟父親去馬街趕會,有一年劉蘭芳先生還站到我父親攤位前聽了一會,她一直微笑著聽。”張高偉説,印象最深的是當年馬街書會人真多,一些觀眾為看劉蘭芳還被擠掉進河裏了。

他當時就發誓,要像劉先生學習,爭取成為“大明星”。

機會總是青睞那些有準備的人。1986年冬天,解放軍牡丹江某部來郟縣招兵,因為家庭“成分”問題,他一直猶豫是否報名,最終在報名截止的那天中午,他鼓足勇氣偷偷去了薛店鄉(現為鎮)人武部,當時接兵的劉姓連長剛好在,劉連長聽説他有曲藝愛好當即表示第二天家訪。

“窮啊,家裏沒東西招待,我母親就蒸了一鍋紅薯,煮了一盆花生,劉連長邊吃紅薯邊讓我來一段。”張高偉説,還好當時沒有忘詞,發揮得不錯。後來經過政審後,只有14周歲的他被特招入伍,為當年全省最小。

有特長又聰明機靈勤快的他很受戰友喜歡。從軍17年間,他先後在宣傳隊、通信營、軍樂隊、軍演出隊服役,擔任過軍樂隊副隊長、隊長等職,在把河南墜子帶進部隊的同時,還學習了軍樂、戲曲等藝術,藝術視野大開,並不斷被提幹。

多年來,經常出入黑龍江一帶演出。“河南話説墜子書怕人家聽不懂,我就用‘二普通’,想方設法讓觀眾聽明白,經常是演出中被掌聲打斷,戰友鼓掌那可是發自內心的。”張高偉説,他一直堅信,要做就做最好,要讓每一個觀眾都喝彩。

在部隊期間,張高偉每年都會利用休假參加馬街書會。2000年春節,他父親獲得馬街書會書狀元,這給他很大啟發。他暗下決心,有一天要像父親一樣“有能才”。

“只有到了馬街,才能發現墜子書的靈魂和活力。”張高偉説,2003年退伍後,他組建了麥撈説唱團,堅持和父親一起參加馬街書會。

功夫不負有心人。2013年春節,憑藉河南墜子《楊宗英下山》,張高偉終於如願當開工街書會書狀元。

夢想成真,他也由此在平頂山市曲藝界一舉成名。

持續筆耕  發揚光大

今年48歲的張高偉就職于平頂山市交通運輸局農村公路管理處,現為市曲藝家協會副主席兼秘書長。

2015年,在由平頂山市文聯原副主席李建軍導演的電影《棒槌蘿蔔狗》中,片頭曲墜子書就是由張高偉參演。清新的曲調,悠揚的唱腔,甜美的音色,加上完美切換的鏡頭,一下子讓觀眾陶醉其間。

“業精於勤荒于嬉”“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這些都是張高偉的座右銘。雖説獲得過馬街書會書狀元和全國曲藝邀請賽、中國曲藝牡丹獎曲藝大賽等賽次的一等獎、二等獎、表演獎等獎項,但他一直不滿足於現狀。

近年來,他又創作了《義薄雲天》《交通扶貧看巨變》《致富不忘交通人》《子債父償》《龍爭虎鬥》《抗疫父子兵》等作品,每一部都讓人百聽不厭。

“我的證書摞起來有一米多高,但那只代表過去,每天都得堅持練習。”張高偉説,為了不影響同事,他長年堅持不到7點到單位,單位整個樓道、樓頂都是他的舞臺。多年來,他堅持第一個來,最後一個走。車上時刻備一套樂器,如果出差他就帶著樂器,就地設攤練習,每天不低於2個小時,春夏秋冬雷打不動。

近年來,曲藝行當有所不景氣,張高偉一直在思索,如何讓河南墜子等曲藝節目變得更吸引人。

“傳統曲藝不能總是老一套,得有所創新發展。”為此,他不斷嘗試吸收其他曲種藝術精華,如嘗試把三弦書、河洛大鼓引進河南墜子中,讓傳統河南墜子的唱腔有了更多變化。

墜子戲明瞭、上口、易懂,有文化的沒文化的一聽就懂。然而,由於墜子戲比較難學,還要掌握拉墜胡、打簡板技藝、踩腳梆,張高偉説,近年來學河南墜子的年輕人是越來越少了,尤其是自家晚輩中沒一個願意學。

張高偉説,他學習河南墜子已40餘年,這些年來一直堅持學習和演出,就是希望河南墜子能更好地傳承下去,“如果大家想學,我願意免費教”。

第十屆中國曲藝節即將在平頂山市舉辦。作為曲藝傳承人,張高偉非常興奮和期待,他正在為閉幕式上參與表演的節目做準備,努力以最好狀態參演。同時,他還在抽空練習墜子書《牛年唱牛》唱詞,爭取向央視春晚衝刺。(郟縣縣委宣傳部供稿 張鴻雨)

責任編輯:朱寶君

實時熱點

換一換

私人訂制熱點資訊
關注國搜官方微信

更多熱點盡在新聞早班車
請關注中國搜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