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正文

實時熱點

換一換

網友還在搜

私人訂制熱點資訊
關注國搜官方微信

記者實地探訪:無限極店員改口風“有病得吃藥”


位於舊宮芳源裏的無限極專賣店 攝影/記者 楊小嘉

老人吃無限極保健品4年查出患17種病症 多起無限極事件曝光後記者探訪專賣店

無限極店員改口風“有病得吃藥”

在2018年的最後一天,家住北京市大興區的朱虹並沒有迎接新年的喜悅,她拿到了91歲奶奶趙祥瑞的出院診斷,老人共被查出17種病症。而4年前,同一家醫院同一個醫生對老人的診斷,僅有4种老年病。

4年來,老人耗資十余萬,一直在吃無限極的各種保健品,但4年前奶奶還身體硬朗,能自理能做飯,被鄰里讚為高壽老人,如今卻臥在床上,只能靠晚輩伺候。

朱虹承認,老人部分病症會跟衰老有關,但令人不解的是,4年來她每天不落地給奶奶吃所謂“具有改善和預防貧血作用”的無限極潤紅胭口服液,但奶奶還是被診斷出重度貧血。

被人套路

先出國旅遊參觀工廠 此後拉家人做“下線”

趙祥瑞奶奶今年91歲,膝下有一兒三女,老人從2003年開始就由孫子秦山和孫媳婦朱虹一家贍養,身體一直硬朗。

2014年,老人87歲時因感冒去醫院檢查,除了支氣管炎急性發作外,僅有老年性冠心病、慢性咽炎的老年病。

那時候老人不僅生活上不用人伺候,而且精神矍鑠,還能自己做飯。周圍鄰居都誇她長壽。

2014年,老人開始長期且大量服用無限極保健品,而這些保健品是老人的老閨女秦淑敏推薦的,由一直照顧老人的孫媳婦朱虹每天按時給老人服用。

秦淑敏2013年開始接觸無限極保健品。據其子張雷説,母親是被一個叫孫穎的人拉去參加了無限極的分享會,還被帶去出國旅遊,參觀工廠,體驗産品。

回來後,母親就成了無限極的“信徒”,開始向家裏人推薦無限極産品,後來自己還開了個店,銷售保健品。

當年,朱虹也在老姑秦淑敏的勸説下跟著參加了無限極的分享會,去考察了位於百子灣和東高地的專賣店。朱虹説,當時分享會把産品吹得神乎其神,説能抑制腫瘤、治療貧血,如果配合多種産品一起吃,還有更好的功效,反正是“有病治病,沒病預防”。

朱虹手中至今還保存著一本從分享會上拿回來的宣傳冊,冊子上印有“無限極(中國)有限公司”的名稱,其仲介紹寫道:“增健”和“靈芝皇”可配合治療癌症;“靈芝皇”具有抗癌防癌功效……

朱虹那時肝部總隱隱作痛,她吃了具有護肝作用的無限極靈芝皇保健品,感覺似乎好了些,於是就開始相信無限極産品,成了老姑秦淑敏的“下線”,她還介紹給她患過肝癌的母親吃無限極的保健品。

為增業績

動員親戚吃保健品 家人礙于面子購買

據朱虹夫婦及其表弟張雷回憶,2014年他們全家都在秦淑敏的動員下開始吃無限極産品,從奶奶趙祥瑞往下,到秦淑敏自己的孫子,再到其他兄弟姐妹,家裏人或多或少都吃過。

家裏人一開始都不相信什麼“有病治病,沒病預防”,只是禁不住親戚推薦,同時又考慮到買産品算是給秦淑敏掙業績,才無奈“下水”。

不過,絕大部分親戚都只是嘗了嘗。張雷算是吃了一段時間的,但那時他常拉肚子,無限極的人説是調理反應,張雷卻覺得不靠譜。

“説是給我調理,怎麼調?他一沒給我化驗,二沒給我號脈。”所以,張雷就放棄了繼續吃無限極産品,也不讓兒子吃了。

秦山吃了一年左右的無限極補鈣産品,後來覺得沒啥感覺,想著自己每天鍛鍊也不會缺鈣,於是就停用了。後來秦山説自己被查出得了尿結石和腎結石,還動了手術。

朱虹也逐漸發現無限極的保健品沒有説得那麼神,她肝部的疼痛並沒有因為吃無限極而痊癒,沒過多久就又疼了起來,吃了一年的無限極護肝産品也不見效果,她只能去醫院檢查,結果醫生診斷是闌尾的問題,做了闌尾切除手術,疼痛才止住。“我幸虧沒死心塌地地信它,不然可能病就耽誤了。”

賠本買賣

陷“死迴圈”圈套 幾年下來沒賺到錢

朱虹在跟著老姑推薦無限極保健品的過程中還發現了這種推薦方式存在的風險,她印象最深的是一個在工地打工的民工,剛剛開了工錢,就被忽悠著拿出一多半的錢買無限極保健品,推薦的人説能治好腰酸背疼。

“這賺的可是人家的血汗錢,要是治不好呢?”之後朱虹自己就不再向親戚推廣了,但她的母親還一直在吃。因母親曾經患有肝癌,在心理作用下,她想著,無限極産品不能治病,但沒病總該能預防吧。

全家吃無限極保健品時間最長的應該算是老奶奶趙祥瑞,長期且大量吃的就有八九種,包括潤紅胭、靈芝皇、常欣衛等産品,累計花費10余萬元。而朱虹的媽媽吃得更多,總價可達25萬元左右。

家人花了不少錢,推薦他們吃無限極的秦淑敏也沒少花錢。據其子張雷估算,從2013年母親推廣無限極産品開始,平均每年大約花銷7萬元左右,5年下來也得30多萬。

張雷説,母親雖然賣無限極産品,但跟無限極之間沒有任何協議,只有一張會員卡,卡裏記載了電話、編號以及銷售清單。

根據母親的説法,每賣出一萬元産品可以提成一千元。據他所知,每個月母親從無限極拿回來的錢,大約只有兩三千元,然後她會繼續用這些錢投進無限極産品中。所以幾年來,根本沒賺到錢。

老人病倒

補血産品吃了4年 奶奶患上重度貧血

2018年12月25日,權健事件曝光,保健品行業備受質疑。“陜西女童疑因服用無限極致心肌損傷”事件爆出後,朱虹和愛人對無限極産品的功效和副作用産生了質疑。當他們回想的時候,就懷疑長期服用無限極保健品是否有毒副作用。秦山想到2015年,服用無限極産品一年後被查出的尿結石和腎結石,“這是不是跟服用保健品有關”。

張雷想起自己吃無限極保健品的那段時間經常拉肚子,醫生化驗大便有菌菇類成分,但張雷説他並沒有吃蘑菇,他覺得可能是無限極保健品裏有菌菇或者化學成分。親戚們也開始質疑無限極保健品。2018年年底老奶奶趙祥瑞感冒,醫生檢查老人的身體很虛弱,讓住院治療。老人的子女當時就質疑,“是不是吃無限極吃壞了?”這讓朱虹感到害怕,無限極保健品是老姑秦淑敏給買來讓吃的,但畢竟經過了自己的手,奶奶要是真的吃出毛病來,自己怎麼也説不清呀。

2018年12月31日,朱虹拿到了奶奶的診斷報告,這下更讓她傻了眼,醫生診斷奶奶趙祥瑞患有十余種病症,其中最讓朱虹接受不了的是,奶奶新增了重度貧血和膽囊結石。

從2014年開始,奶奶就一直服用無限極的一款名為潤紅胭的保健品,無限極的産品介紹上顯示,潤紅胭有預防貧血的作用,朱虹每天都按時給奶奶吃,還按照老姑秦淑敏的要求,搭配其他款産品吃。

每年村大隊發給奶奶的錢,基本上都扔到保健品裏,不夠了朱虹就自己墊錢,給老人買無限極的保健品。但沒想到,這幾年來十幾萬扔出去了,老人還是得了貧血。

而膽囊結石就更讓朱虹懷疑無限極的保健品有問題,她想起了丈夫吃無限極一年後得的尿結石和腎結石。又想起家裏用的無限極享優樂凈水器,接出來的水燒開後,水壺的底部會有一層褐色的污漬,才燒了兩三次,就把水壺燒壞了。

家庭矛盾

質疑“無限極”産品 母子爭執愈演愈烈

當朱虹和秦山向老姑秦淑敏提出對無限極的質疑時,他們沒想到老姑會反應如此劇烈。

秦山説,當時老姑就跟他吵了起來,他從來沒見老姑發這麼大脾氣。用秦淑敏兒子張雷的話説,“我媽對無限極,比對我這個兒子都親。”

此前,張雷就曾經多次勸過母親,不要輕信無限極的保健品功效,也不要過分誇大無限極保健品的作用,更不要把錢都投入到這裡面。但是引來的也是母親對他的訓斥,從而又演變成爭吵。

張雷將母親所在的無限極經銷商微信群裏的言論給北京青年報記者看,裏面都是無限極的經銷商在誇讚自己的産品。“外界都這麼多質疑了,他們還在這裡胡説。”張雷説,他現在擔心母親因為推銷無限極産品出事,“無限極跟她之間沒有過任何協議,如果有人因為吃她推薦的産品出了問題,怎麼辦?我姥姥要是因為吃她推薦的産品身體垮了,怎麼辦?”秦山勸表弟,當務之急是別再讓老姑往裏投錢了。

無人負責

專賣店“踢皮球” “誰推薦的找誰去”

負面新聞不斷,家人紛紛停用無限極産品,但秦淑敏還讓朱虹給奶奶繼續吃:兩天吃一瓶靈芝皇,兩天吃一瓶元泰,“吃出毛病我負責”。

“我是不想讓我奶奶吃了,但如果不吃,我老姑就會來找我,説我捨不得花錢,不孝順。”朱虹説,為了避免日後産生家庭糾紛和法律責任,她想要過去幾年購買保健品的發票,但無限極北京分公司説,應該去專賣店開發票,而芳源裏專賣店又説,應該去分公司開發票,再後來兩方就都沒有了音信。

朱虹去專賣店索要發票,對方只給她開出了2018年的購物小票。

北青報記者就老人服用無限極保健品後病症增多的問題致電無限極芳源裏專賣店,接電話的女子稱:有關效果的問題,不要找我,誰推薦你吃的,你去找誰。我們專賣店只是發貨,對別的都不負責。推薦你吃的人,了解你家的情況,應該由他負責。這一點是讓朱虹和張雷最不滿意的。因為吃無限極産品,家裏已經産生了很多次糾紛,矛盾日漸形成,而如今老人吃無限極沒有效果,甚至疑似産生了副作用,但無限極卻把鍋甩給了推薦的人——老人的女兒秦淑敏。

但是,朱虹不打算去找老姑秦淑敏,“我老姑也是受害者,也是被洗腦了,如果我家人真的吃出了問題,我要找的是你無限極公司,是你的産品。”

“他們就是這個套路,親戚朋友互相拉人頭,你吃他的東西如果出了問題,互相之間都是親戚朋友,礙于關係和面子很難維權,一維權就引發矛盾,導致家庭破裂,朋友疏遠。”秦山説。

記者追訪

無限極刪除誇大功效、炫富內容

張雷告訴北青報記者,前幾天上線給他母親發過資訊,內容是要求所有無限極人:店內禁止出現任何表彰和海培的海報;凡涉及誇大功效、炫耀財富的話題一律不談;警惕任何人錄音錄影;群內不明身份的立即清除,管理不了的群立即解散;刪除微信朋友圈、微網志、QQ空間、抖音等一切與誇大功效、炫耀財富有關的內容,微信朋友圈設置為關閉或“最近三天可見”。

2019年1月30日下午,北青報記者來到芳源裏無限極專賣店探訪。店內冷冷清清,除了一個吧臺和一個展櫃之外,空空蕩蕩。

店員看到北青報記者進來,一直很警惕地盯著北青報記者手中的手機,另一位店內人員還走到北青報記者身後,拿出手機作出疑似錄影的動作。

北青報記者向店員詢問,家中老人貧血,吃什麼産品好。“吃藥。”該店員迅速回答。北青報記者稱,老人的貧血已經吃過藥了,指標已經恢復正常,但還想吃些保健品鞏固和預防一下。店員説,“您家老人這情況,該吃藥還是得吃藥,我們這東西沒什麼幫助。”

北青報記者隨後走到展櫃前發現,展櫃上擺著很多無限極保健品,但都沒有價簽,也沒有産品名稱和作用的介紹。

北青報記者向店員詢問展櫃上的一瓶洗髮水效果怎麼樣,對頭髮是否有好處,店員警惕地説:“這就是洗頭髮用,沒別的功效,您要對頭髮好可以去看看章光101,聽説不錯。”

“什麼功效都沒有,為什麼賣那麼貴?如果當初告訴我這只是食品,我會花那麼多錢買嗎?”朱虹氣憤地説,“無限極利用對親情和友情的綁架,讓我們耗費鉅資買産品,之前説得神乎其神,現在又説什麼作用都沒有,這就是欺騙。”

現在,朱虹已經徹底不再相信無限極保健品了,她連續幾天向有關部門打電話投訴無限極,甚至實名舉報。(文中除孫穎外均為化名)記者 張子淵 統籌/張彬(完)

此內容為優化閱讀,進入原網站查看全文。 如涉及版權問題請與我們聯繫。8610-87869823】 産品建議與投訴請聯繫:jianyi@chinaso.com
責任編輯:康寧

實時熱點

換一換

私人訂制熱點資訊
關注國搜官方微信

網友還在搜

更多熱點盡在新聞早班車
請關注中國搜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