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正文

實時熱點

換一換

網友還在搜

私人訂制熱點資訊
關注國搜官方微信

金墉辭職,美國考慮提名特朗普女兒成為世界銀行行長

核心提示:​在距離其任期結束還有近三年之際,世界銀行行長金墉突然宣佈將在2月1日提前卸任。這將使美國總統特朗普獲得挑選接任候選人的機會。特朗普的長女伊萬卡躋身美國計劃提名的新任世行行長名單之中。

伊萬卡·特朗普資料圖片。新華社記者白雪飛攝

本月7日,世界銀行行長金墉在任期還有3年的情況下突然宣佈將於2月1日辭職。這讓新的世行行長人選成為了全球關注的問題。

據金融時報的消息,特朗普的女兒、白宮顧問伊萬卡·特朗普是接替世界銀行行長的可能人選之一。

在距離其任期結束還有近三年之際,世界銀行行長金墉突然宣佈將在2月1日提前卸任。這將使美國總統特朗普獲得挑選接任候選人的機會。

據金融時報報道,特朗普的長女伊萬卡躋身美國計劃提名的新任世行行長名單之中。

除了伊萬卡,美國財政部負責國際事務的副部長大衛·馬爾帕斯(David Malpass)、美國國際開發署署長格林(Mark Green)、前美國駐聯合國大使海莉(Nikki Haley)也是潛在的可能人選。

2017年,伊萬卡·特朗普與世界銀行合作,制定了一項女性創業計劃,目標是為小企業主提供逾10億美元的融資。這一計劃得到了時任世行行長金墉的支援。

美國是世行的最大股東。自成立以來,世界銀行行長一直由美國人擔任,且都由時任美國總統提名。金墉是韓裔美國人,由美國前總統奧巴馬于2012年推選擔任世行行長。

被特朗普“逼退”?世行行長金墉提前三年卸任帶來謎團

1月7日,世界銀行行長金墉突然宣佈將在2月1日辭職。“早退”的決定令外界頗感意外,要知道這離他屆滿還有3年多時間。金墉的離開也帶出一系列謎團:他為何提前卸任?誰會成為繼任者?遭遇“領導力危機”?

金墉在世行當天發表的一份聲明中説,很榮幸能擔任世行行長,並將自己的成就歸結為兩項:第一,為用於世界上最貧窮國家的國際開發協會基金提供兩次補充金。第二,獲得美國特朗普政府支援,為世行增資130億美元。

這名59歲的行長表示,將加入一傢俬營基建投資基金企業,專注于增加對發展中國家的基礎設施投資。來自保加利亞的世行首席執行官克裏斯塔利娜·格奧爾基耶娃將從2月1日起擔任世行臨時行長,她在金融和國際開發領域富有經驗。

金墉為何突然辭職?輿論給出兩點猜測。

猜測之一,領導力危機。熟悉金墉的人都知道,他並非金融出身,而是醫學起家。相比前11位世行行長,他是唯一一個沒有政治、金融專業背景的“門外漢”。“外行領導內行”的身份困境,讓他在應付機構改革、對外援助方面顯得力不從心。

有媒體爆料,在進入世行前的兩年半,金墉連“對衝基金”和“私募股權”這樣的金融常識,還分不太清楚。為了補金融課,美國達特茅斯學院的校董每週末不得不給他“開小灶”。金行長還在一次採訪中感嘆道,金融杠桿這個工具真是好用,應該多在發展項目中推廣!

英國廣播公司(BBC)評論,金墉2012年執掌世行以來,任期似乎坎坎坷坷——他試圖在官僚體制內推行的幾項重大改革均不順利,如果非要説“成功”的話,就是成功激起了內部員工的憤怒。削減員工福利引發抵制、被批政策缺乏透明度、員工利益訴求渠道不暢……就在他2016年獲得連任提名後,憤怒的世行員工們還聯合發聲明抵制,“領導力危機”這個詞就是從他們嘴裏蹦出來的。

另一方面,金墉尋求新的融資渠道,鼓勵主權財富基金等私人投資者為印尼、尚比亞和印度等地的項目提供數萬億美元資金。這一策略也激怒了世行的一些傳統主義者。被特朗普“逼退”?

有人或許會問,既然知道金墉“專業不對口”,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為啥還要對這位韓裔美國人委以重用?這就引出第二個猜測:金墉被特朗普“逼退”。

想當初,奧巴馬相中金墉絕非偶然:儘管他是世行歷史上首位“金融素人”,但他也是首位有著第一線扶貧經歷的世行行長,這恰恰是奧巴馬所看重的。

5歲隨家人從南韓首爾移居美國的金墉,獲哈佛大學博士學位,並先後擔任哈佛大學醫學教授、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顧問、達特茅斯學院校長等。身為醫生兼人類學專家的金墉,曾在世界最貧窮地區管理過抗擊結核病和艾滋病的項目,廣獲讚賞。奧巴馬2012年提名金墉時説:“讓發展的專家來領導世界最大的發展機構。”一語道破金墉的核心競爭力。

然而,隨著奧巴馬的下臺,美國總統換成了“多邊機構懷疑論者”特朗普。世行的優先事項——比如應對氣候變化和參與對貧窮國家的援助等——無不與特朗普政府的“美國優先”相左。如此一來,世行行長自然沒那麼好當了。

金墉曾屢次與特朗普政府發生衝突。就在上個月,世行宣佈將在5年內投資2000億美元用於應對氣候變化,這無異於同特朗普對著幹。“金墉巧妙地在安撫特朗普政府和參與特朗普政府公開反對的項目之間保持平衡,”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中國部前負責人普拉薩德説,但這份工作將來無疑會更加“左右為難”,兩面不討好。法新社指出,鋻於美國對世行減少全球貧困目標的態度從忽視轉向猛攻,金墉可能發現,與一家大型多邊機構相比,一傢俬營機構反倒使他能更快地實現變革。

不過,兩名知情人士告訴路透社,金墉此次是主動離職,而不是被特朗普政府“逼退”。一些外媒翻出“證據”:特朗普在2017年德國漢堡G20峰會上,雙手搭著女兒伊萬卡和金墉的肩膀合影。那一年世行與伊萬卡合作一項女性創業計劃,為小企業主提供逾10億美元融資。當時特朗普對金墉讚賞有加,稱他是一位“朋友”和“偉大的人”,暗示自己會與奧巴馬做出相同的選擇,讓金墉擔任世行行長。 繼任者有“標簽”

金墉的繼任者是誰?迄今尚無答案。不過外媒列出了這一人選的兩個關鍵詞。

一是要“強力”。因為特朗普的逆全球化言行已經得罪不少國家。如果再提名一個不合格,或是對多邊主義合作有挑釁想法的候選人,美國可能失去在歷史上的特權,在世行執董會製造“嘩變”。反之,一個強大、合格的人選才能穩住場子,得到機構內部利益相關者的支援。

二是要“聽話”。特朗普怎麼會容忍不聽話的人擔任世行要職?其政策立場勢必反映在新候選人身上。有評論指出,特朗普政府將提名一位不支援氣候融資,並將各國拉回談判桌的候選人。新行長的人選決定還可能影響世行對新興市場的撥款,例如在基建領域。

彭博社認為,特朗普可能很難尋覓到他想要的候選人。“民粹主義的崛起,以及圍繞全球化的激烈辯論,正給世行等機構的領導人帶來政治壓力。即使沒有身為美國人的限制,在這種困難的全球環境下,也很難找到合適人選擔任職務。”芝加哥大學金融教授拉詹表示。(據環球時報、解放日報報道)

此內容為優化閱讀,進入原網站查看全文。 如涉及版權問題請與我們聯繫。8610-87869823】 産品建議與投訴請聯繫:jianyi@chinaso.com
責任編輯:何艷

實時熱點

換一換

私人訂制熱點資訊
關注國搜官方微信

網友還在搜

更多熱點盡在新聞早班車
請關注中國搜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