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正文

實時熱點

換一換

網友還在搜

私人訂制熱點資訊
關注國搜官方微信

上億青年狂刷短視頻 主流資訊不能缺席

新華社圖表,北京,2018年7月27日
   針對當前一些網路短視頻格調低下、價值導向偏離和低俗惡搞、盜版侵權、“標題黨”突出等問題,國家網信辦近日會同工信部、公安部、文化和旅遊部、廣電總局、全國“掃黃打非”辦公室等五部門,開展網路短視頻行業集中整治,依法處置一批違法違規網路短視頻平臺。

如果告訴現在的青年,手機的主要用途是打電話,他們會以為你在開玩笑。如今手機已成為年輕人的外挂身體器官,連電腦都被青年視為傳統媒介,更不用説電視了。

短短一兩年來,短視頻迅速崛起,讓原本就高度依賴手機的青年們,更加“不離手、不抬頭”。半月談記者採訪了解到,每天有上億青年在快手、抖音、嗶哩嗶哩(簡稱B站)上流連忘返,折射出技術發展和社交需求對青年資訊獲取方式帶來的深刻改變。

在短視頻平臺上“刷”什麼?

短視頻是一種新興的移動網際網路內容傳播方式,一般指時長在5分鐘以內的視頻,手機應用軟體短視頻多數短于1分鐘甚至15秒。

近一兩年來,短視頻成為資訊行業的“爆點”,2017中國移動網際網路年度報告顯示,快手、抖音、B站位居“90後”網民最愛三甲。由於互動性高、趣味性強,短視頻在青年群體中傳播極為迅猛。

網際網路行業數據顯示,快手創建於2013年,目前日活躍用戶超過1.2億;今日頭條旗下的抖音短視頻創建於2017年,是2018年一季度蘋果手機全球下載量第一的軟體,日活躍用戶超過1.5億;今年2月份,B站應用端的日活躍用戶也達到2198萬。此外,梨視頻、美拍等應用也有龐大的用戶。

記者採訪發現,豐富多樣的短視頻內容很容易吸引青年的眼球:

——歌舞搞怪類短視頻。此類短視頻用一段耳熟能詳的流行音樂作為配樂,發佈者自己配音,或者在公共場合跳上一段“社會搖”(一種早年流行于舞廳的舞蹈形式,近年在短視頻平臺重新流行),營造搞笑氛圍。這類短視頻以抖音“海草舞”話題為例,短時間內就有8萬用戶錄製並上傳了相關視頻,不少視頻都有十幾萬甚至上百萬的瀏覽量。

——時事熱點類短視頻。在這類短視頻中,視頻發佈者往往身在現場,一邊用視頻形式展現突發熱點事件現場情況,一邊自己配音介紹。這類短視頻能夠直觀展現新聞現場,製作發佈又十分簡單,往往具有“病毒式傳播”的效果。

——生活劇情類短視頻。此類短視頻多為“藍領”群體演繹,用來展現不同職業者日常的工作和生活,如在快手中經常可以看見農民採摘水果、電力工人攀爬電網、廚師教學做菜等內容。還有視頻發佈者設計一些劇情,如突如其來的求婚等,激發看客共鳴。但與此同時,這類短視頻也曾頻繁出現諸如獵殺野生動物、在公共場合做惡俗動作等違法違規內容。

“不看短視頻生活就少點啥”

新華社對全國1.2萬名青年問卷調查結果顯示,短視頻已經成為青年最喜愛的資訊獲取形式之一。例如,浙江寧波市北侖職業高級中學的問卷調查結果顯示,41%的學生最喜歡通過視頻獲取資訊,比例遠高於文字、圖片和音頻。

專家學者和青年工作者認為,“90後”作為網際網路時代“原住民”,互動性、社交性是他們對資訊的基本需求,短視頻正好與這種需求完美對接。B站董事長陳睿説,在B站要獲取上傳視頻的資格,需要先回答100道涉及管理規範、價值操守的測試題,但仍有3160萬用戶通過了這一測試,可見青年群體用戶對互動的需求多麼強烈。

短視頻在15秒內能夠通過新穎的表達方式和互動體驗吸引年輕人,也是技術手段創新的體現。快手首席內容官曾光明認為,短視頻應用的崛起看似是源於青年娛樂文化,實質是視頻技術、流媒體技術的飛速發展,而伴隨著5G等技術革新,未來短視頻很有可能成為“90後”“00後”的主要資訊渠道。

華東師範大學心理與認知科學學院副教授李淩認為,短視頻之所以吸引年輕群體,一方面是視頻本身屬於輕鬆接受知識的形式,另一方面是青年群體對諸如性、低俗等“禁忌內容”的獵奇心理被演算法擴大。如果在觀看視頻時僅點擊美女主題視頻,根據偏好需求,系統就會推薦越來越多的美女視頻,極易讓觀者沉溺其中。

主流資訊渠道需提高創新能力

方能贏得青年

如今,抖音“中毒”已成為青年人中的流行語。受訪專家建議,需完善對短視頻平臺的有效監管,使其在青年成長過程中發揮積極作用。同時,主流資訊傳播渠道也應學會、用好短視頻等新型傳播形式,確保正能量傳遞到青年心中。

共青團中央學校部副部長廉思認為,抖音等短視頻應用滿足了青少年表達和展示自我的需求,讓他們獲得“精神享受”,從而在用戶間引發共鳴,帶來自發傳播。但也不排除演算法推薦機制迎合了部分青年庸俗甚至低俗的內容需求,加劇了其閱讀內容“窄化”的程度,存在一定的隱患。要從源頭改進技術水準,讓包括人工智慧演算法在內的新技術更好地服務大眾。

短視頻軟體如此火爆,也與部分主流媒體內容創新能力、傳播能力不足有關。

廈門大學新聞傳播學院副教授蘇俊斌説,許多傳統媒體在向新媒體陣地轉型的過程中,片面強調“兩微一端”(微網志、微信、客戶端)的建設,實質上有些仍是將以往刊發在紙質媒體上的內容原封不動地搬到新媒體渠道上,這對吸引年輕受眾並無實際作用。“黨的主張、政府決策等資訊需要有解讀,需要用短視頻等新的方式傳達,才會吸引年輕受眾。”

主流媒體要快速適應新生事物對傳播方式所産生的影響,順應時勢做出有益調整,積極變革包括“硬新聞”在內的內容傳播方式,使主流聲音成為青少年願意主動接受的資訊。目前,部分青年工作者已經進行了有成效的探索,如共青團中央在抖音的“青微工作室”官方賬號,從3月創立至4月底,迅速收穫近90萬粉絲和超過1400萬點讚量。

中國人民大學新聞學院院長胡百精認為,在青年群體資訊獲取方式視頻化潮流不可逆轉的背景下,讓主流媒體充分學習目前短視頻平臺的發聲表達方式,這在“未來陣地”的建設上能起到難以估量的現實作用。(半月談)

此內容為優化閱讀,進入原網站查看全文。 如涉及版權問題請與我們聯繫。8610-87869823】 産品建議與投訴請聯繫:jianyi@chinaso.com
責任編輯:田娜

實時熱點

換一換

私人訂制熱點資訊
關注國搜官方微信

網友還在搜

更多熱點盡在新聞早班車
請關注中國搜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