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正文

實時熱點

換一換

網友還在搜

私人訂制熱點資訊
關注國搜官方微信

“讀唇語”考上清華博士的湘籍女孩:已植入人工耳蝸

核心提示:9月新學期開學,這名26歲的女孩正式入讀清華大學生命科學學院,成為一名博士研究生,她堅忍求學的故事也打動了清華園內外許多人。

“讀唇語”考上清華博士的湘籍女孩:已植入人工耳蝸

晨被鬧鐘叫醒的聲音、相遇時朋友打招呼的聲音、課堂上老師講課的聲音、寫字時筆尖劃過書本的聲音……這些在常人看來再普通不過的聲響,在失聰者的世界裏,仿佛都被吸進了真空。在這樣的環境下,學會説話、讀唇、辨別音調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然而一位名叫江夢南的女孩卻做到了。

9月新學期開學,這名26歲的女孩正式入讀清華大學生命科學學院,成為一名博士研究生,她堅忍求學的故事也打動了清華園內外許多人。

摸著父母喉嚨學説話

“我聽不見,所以有的時候,可能你在叫我的名字,但我沒有搭理你,真的不是因為我高冷,是我沒有聽見。”每當認識一個新朋友,江夢南都會這樣介紹自己。她能説話,但聽不見聲音,她對於聲音的感知,只在26年前短暫而真實地存在過。

1992年8月,江夢南出生在湖南郴州市宜章縣的一個教師家庭,父母為她取名的寓意是“夢裏江南,歲月靜好”。然而在她半歲時,一場肺炎過後,她被確診為因服用耳毒性藥物而導致的極重度神經性耳聾,一家三口平靜美好的生活被打破了。當時醫生建議父母帶半歲的江夢南回家學習手語,進入聾啞學校。父親趙長軍不甘心,扎針、戴助聽器、跑各地的醫院,夫妻倆嘗試了很多辦法,終於在北京復查時看到了一絲希望。

那天復查,夫妻倆已經被告知“治不好、沒有辦法了”,正在他們收拾行李準備回家時,江夢南沒拿住手中玩的皮球,情急之下,發出了一聲含糊不清的“啊”,“像在叫媽媽,又在像叫爸爸。”江夢南發出的這一聲,打破了自她失聰以來近一年的靜謐,對這對父母來説,僅這一句含混不清的聲音,就值得他們盡全力去抓住。那天晚上,夫妻倆輪流抱著孩子,一會兒讓叫爸爸,一會兒讓叫媽媽,很晚才睡覺。江夢南發出“啊”、“啊”的聲音,在夫妻倆聽起來,是世界上最好聽的聲音了。

既然治療無望,江夢南的父母便橫下心來走言語康復這一條路。母親抱著她,前面放一塊鏡子,在後面對她説話,她可以看到母親的口型,也可以看到自己的口型。父母説話時,江夢南會把手放在他們的喉嚨處,感受聲帶的震動學習説話,而念拼音的時候,她會認真看他們發音的唇形,從而辨讀、記憶每個音節的唇形,再逐漸學習字詞和語句。每一個音節背後都是成千上萬次的重復,“如果有一個音重復一千次學會了,那就是非常快了。”江夢南説。

握著手機睡覺靠振動叫早

在父母的努力下,江夢南兩歲時的言語能力已經和同齡兒童相差不遠,她不僅學會了普通話,還學會怎樣説得更清晰,能分辨出“花”和“哈”,她還學會了分辨聲調,甚至學會了老家宜章的方言。三歲起,她就和同齡孩子一起進入幼兒園學習。她説:“讀唇語是父母給我的一個特別特別大的禮物。”

小學畢業時,江夢南做了一個決定,她向父母提出要像很多學習優秀的孩子一樣,到離家一百多公里的郴州市上重點中學。“我知道自己需要比別的孩子更早地去適應外邊的社會、外邊的世界。”她説。異地求學的生活全都要靠自己,一入學,江夢南便遇到了一個“難題”:沒有父母督促著起床,又聽不到鬧鐘,她只好自己想辦法。“晚上睡覺之前把手機給設置好鬧鐘,調成振動,一整個晚上都抓在手裏。” 第二天早晨,她依靠手中的振動,叫醒自己。

這個習慣從中學一直堅持到現在,“我不會松手。”她説,有的事情可能對大家來説,是不一定必須要做到的,“但是對我來説,如果這件事非常重要,就是必須要做到的。所以在這種信念下,我的手是不會松的。”憑著這股“不松手”的韌勁兒,江夢南克服了許多難題。

課堂上,老師講話的語速較快,知識點又豐富,如果依靠讀唇語來跟上學習的進度幾乎不可能,效率也大打折扣。因此,江夢南除了課堂上努力“聽講”以外,還依靠看書本、板書、課堂展示幻燈片和課下的自學來完成。

2010年,江夢南參加高考,雖然分數超過一本分數線,但她覺得沒有發揮好,堅持復讀一年。第二年,她以615分的成績考上了吉林大學的藥學本科專業。碩士生階段,她在吉林大學選擇了電腦輔助藥物設計作為研究方向。這個專業是學校教授楊曉虹幫她選的,因為擔心江夢南聽不見聲音,進實驗室會遇到危險。對江夢南而言,這在一定程度上也完成了小時候的夢想,她説:“小的時候覺得學醫很崇高,可以救死扶傷,就想學醫,但是聽力受限,不能填報醫學,於是選擇了藥學。以後希望能夠在生命科學領域裏尋找最有價值的發現,為人類的生命健康貢獻自己的全部力量。”

重新聽見世界的聲音

為了繼續藥學研究,江夢南又報考了清華大學生命科學學院的博士研究生,並順利通過了復試,本月初正式進入清華園學習和生活。

在清華大學博士研究生入學前,江夢南做了右耳人工耳蝸植入手術。人工耳蝸開機後,江夢南又重新聽到了這世界的聲音。“一開始只能聽到耳邊的拍掌聲,隨著調試人工耳蝸,能聽到的越來越多了。”她最先聽到了媽媽和爸爸的聲音,“爸爸的聲音更粗一些,我覺得更好辨認。”她也聽到了自己的聲音,“以前有人説我發音像南韓人,因為有些不太標準,”但她不介意。她還能聽見教授的聲音、同學的聲音,“在實驗室或會議室,我有時候會一下子沒聽懂有些專業名詞,老師和同學都會耐心地為我解釋説明。”

聽到聲音後,她還需要做語言訓練,將聽到的聲音和意義對應起來。一切又似乎回到摸著父母喉結震動學説話的日子了,她的父母會將聲音錄下來給她聽。比如“電視機”這個詞,她需要一遍遍聽“電視機”的發音,再將其與“電視機”三個字對應起來。現在,她每晚都做1到2個小時的語言訓練。

來到清華園,最讓江夢南高興的事就是可以騎著自行車上下學。“我從小就希望能夠騎車上下學,到了清華終於可以實現了,這是我覺得特別有幸福感的一件事。”

騎車是江夢南小時候在湖南老家學會的,因為聽力喪失的原因,醫生曾告訴江夢南的父母,她的平衡能力會比較差,建議孩子不要學習游泳和自行車;可是江夢南覺得這是生活的一種基本技能,應該學會。於是,父母就利用暑假陪著她一起學騎自行車和游泳。“其實媽媽也不會,於是我就跟媽媽競賽,看誰先學會,爸爸是教練兼裁判,雖然吃了不少苦頭也摔了很多跤,但還是很快學會了。”她笑著表示:“不達目的誓不罷休吧,其實也沒什麼特殊的地方啦,大家學游泳騎車不都是這樣嘛,心裏知道原理,但是需要不停練習找到平衡。”

開學的第三天,她就在清華園裏買了輛自行車,“小時候我在家鄉的小路上騎車,那裏有很多山和小河,要爬的很高,才能看到很開闊的風景。”她説,“清華園的景色也非常迷人,我很喜歡騎著車在校園裏兜風,很多地方要多轉轉。”

此內容為優化閱讀,進入原網站查看全文。 如涉及版權問題請與我們聯繫。8610-87869823】 産品建議與投訴請聯繫:jianyi@chinaso.com
責任編輯:單冀玲

實時熱點

換一換

私人訂制熱點資訊
關注國搜官方微信

網友還在搜

更多熱點盡在新聞早班車
請關注中國搜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