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正文

實時熱點

換一換

網友還在搜

私人訂制熱點資訊
關注國搜官方微信

“疫”後余生都是你 這“疫”刻你還好嗎?

2020-02-14 08:25 | 中國搜索

隔離病毒,但隔離不了愛。

有人説,等疫情結束,如果我們還活著,那我們就結婚吧。

也有人,與戀人隔窗相望,手心相對,指尖觸碰的是彼此的牽掛。

疫情中的人民,用質樸的土味情話,

表達著對戀人濃郁的愛,和經歷時代淬煉的中國式愛情。

1

“你還好吧!”

湖北保康縣衛生院一樓的發熱門診,32歲的周劍只能與妻子隔窗相望。

 

妻子山嬌,是保康縣店埡鎮衛生院的護士長。正月初一,正在吃晚飯的山嬌突然接到通知:防控新冠肺炎疫情,取消休假。

周劍是國網保康縣供電公司店埡供電所運維班班長。疫情當前,用電量激增,自大年三十開始,周劍開始與同事24小時輪流值守。

他巡護的線路正好是一條到店埡鎮衛生院的低壓線路,但夫妻二人一直未見面。

2月10日,周劍第16次來到店埡鎮衛生院,對線路和設備進行巡查、測溫。周劍經過衛生院一樓的發熱門診時,一個熟悉的身影匆匆從走廊穿過,全身被防護衣緊緊包裹著。

周劍忍不住喊了句:“山嬌!是你嗎?”

一別半月,“相視如一切”。

2

“帶的泡麵吃了嗎?”

“還沒有,這兩天沒有飯,外面沒有賣飯的。”

潢川縣人民醫院的醫生杜亨,日夜奮戰在抗疫第一線。

回家看家人,因為怕把病毒攜帶回家,傳染給家人,於是在家門口用兩塊木板搭起臨時餐桌。

也不敢跟妻子講話。

丈夫吃飯時,妻子就倚在門邊望著。

門外,他在吃飯,門後,妻子在默默流淚。

門外,有他想拯救的病人,門後,有他想守護的愛人。

吃飯完,重新戴上口罩,來不及看妻子一眼,只説了一句“那我走了”便匆匆離去。

入我相思門,知我相思苦。

門口擺飯桌,是他們愛的距離。

3

“親愛的老伴,我在13樓等你”

孫爺爺患有老年癡呆症,一直住在杭州市中醫院重症監護室,他時而清醒時而糊塗,時而安靜時而吵鬧。

老伴黃奶奶則住在醫院老年病科。往常,黃奶奶每天就會帶上老爺子愛吃的獼猴桃準時出現,喂老伴吃點水果,寫字交流,寒暄一下各自的情況。

可最近,由於新冠肺炎疫情,重症監護室暫時謝絕探視。

但是,黃奶奶依舊每天準點出現在重症監護室大門口,拿出一份獼猴桃交給護士。

不同的是,上面多放了一張紙。

“親愛的老伴:這兩天還好嗎!咱們很幸運碰到好醫生、好護士的精心治療和護理。現在你主要是肺咳、痰多,這是多年的病了,配合治療會好的。我在13樓等你。”

“親愛的老伴:我挺好的!你不要牽掛,兒子孫子都在家。你要聽護士的話,配合治療,早日病除,闔家團聚,加油!”

每天拿到信,老爺子都看得很認真,讀完後小心翼翼地將信紙折好,攥在手心,生怕丟了。

願得一心人,白頭不相離。

世上最美的情話,不只有“我愛你”三個字。

4

“沒有鮮花和鑽戒,但是有你有我”

2月9日,原本是河南省直第三人民醫院援鄂醫療隊隊員劉光耀和喬冰訂婚的日子。

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打亂了計劃。

1月26日,醫院發出征集令,他們一起報了名。

出發時,他對她許下承諾“回來後,我娶你”。

在武漢,雖然在一個病區,但劉光耀和喬冰能見面的時間很少,有時是領飯的幾分鐘,有時是交接班電梯口的擦肩而過。一個眼神、一個笑臉是這對情侶在援鄂一線最甜蜜的時刻。

2月9日是正月十六,正好光耀和喬冰不值班。細心的光耀希望在這個特別的日子裏,做一件特別的事——向他那位可愛的女孩求婚。

一個迴形針戒指、一場只有一位見證人的求婚,是他們對彼此最大的承諾,一起打贏這場疫情阻擊戰,則是他們給彼此最好的訂婚禮物。

只願君心似我心,定不負相思意。

疫情結束,你們結婚吧。

5

“琴,你在武漢還好嗎?”

這是一封丈夫寫給遠在武漢一線妻子的信。

丈夫是甘肅省中醫院外周血管病介入科的一名醫生,他的妻子是甘肅省中醫院首批援鄂醫療隊的一名護理人員。

 “你在武漢市中心醫院一線工作還好嗎?武漢的天氣有些濕冷,我們北方人可能有些不太適應,你要多穿一件背心,多注意自己的身體。”

“我和兒子整天盯著電視看武漢的疫情進展,也時時盼望著手機裏的短信與視頻,不忍心主動給你發資訊、連視頻,生怕打擾你的工作。但是,我們又想了解你的近況和生活。每當我們看到你們工作時的照片時,兒子總要從中仔細找找哪個是你;當我看到你不高的身軀穿戴著厚重的防護裝備時,我能感受到你內心的堅韌與強大。”

自君之出矣,不復理殘機。

一封家書,九百餘字,道不盡一句珍重,字裏行間緩緩流淌的是思念和牽掛。

6

 “誰叫你過來的,走吧走吧,疫情那麼厲害,你還過來!”

1月31日,曹縣公安局交警大隊青堌集中隊像往常一樣,在中隊長丁勝利的指揮下嚴查過往車輛,做好新型流感防控工作。

中午一點左右中隊開始吃午飯,就在大家剛拿起筷子的時侯,就聽到丁勝利的愛人李麗霞突然站到餐廳門口。

聽到丈夫的“訓斥”,李麗霞頓時感到委屈流著淚哽咽:“過年你也沒回去,家裏老人孩子都想你……”

同志們看到嫂子委屈的哭,都勸丁隊長:嫂子30公里大老遠的送蛋糕來了,讓吃過飯再走吧。

李麗霞明白自已丈夫的工作性質,衝丁勝利點點頭,飯都沒吃就默默地走了。

丁勝利的眼角有些濕潤……

在妻子離開後,他悄悄打了電話給她,告訴妻子現在是非常時期要非常對待。

“她高高興興的過來給我送蛋糕,我還把她吵了一頓,也沒問她吃飯了嗎。看見她委屈的掉淚,我心裏也很難受。”

有人説,山東男人不懂得表達愛,有人説,這才是愛。

同聲好相應,同氣自相求。

待抗疫成功,回家等著跪搓衣板吧。

7

“我再也沒有機會為他消毒了……”

正在仁壽殯儀館的夏利英,滿眼通紅,她顫顫巍巍地説道,話音未落,便暈倒在兒子懷中。

2月3日,夏利營的丈夫,四川省眉山市高家鎮英頭村黨支部書記鄭少華,在打贏疫情防控阻擊戰中,連續奮戰13個晝夜,因勞累過度,引發大面積腦出血,倒在村委會辦公室電腦桌前。

他的生命定格在了48歲。

“那些天晚上回來,他都要熬夜做資料,統計疫情的數據,這段時間出去搞排查,我們提心吊膽的,害怕他被傳染。他每天出去回來,我們都要給他消毒,現在沒想到他……”回想丈夫生前點滴,鄭少華的妻子夏利英哭成了淚人。

疫情發生以來,在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中,已有多名醫護人員、基層幹部、民輔警倒在了自己的崗位。

他們是丈夫,是妻子,是兒子,是女兒,是爸爸,是媽媽。

還是那個悲痛欲絕的愛人心中,永恒的戀人。

落日楚天無際,憑欄目送飛鴻。

望勝利早一天到來,願有情人都成眷屬。(中國搜索/范登科)

中國搜索擁有中央網信辦批准的新聞資訊採集、發佈資質,轉載本網稿件請註明來源為中國搜索!

責任編輯:范登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