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正文

實時熱點

換一換

網友還在搜

私人訂制熱點資訊
關注國搜官方微信

有犯罪前科者為何能成網約車司機

核心提示:原題:四川南充代駕為搶客源聚眾鬥毆被判刑

有犯罪前科者為何能成網約車司機

如何從源頭把關,預防潛在的暴力行為,確保乘客安全放心乘坐,成了網約車發展過程中,政府監管部門需要迫切解決的一個問題

4月底,四川省南充市順慶區人民法院對市內兩家代駕公司部分人員聚眾鬥毆一案作出了一審判決,雙方共5人獲有期徒刑。

去年7月1日晚,這兩家涉案代駕公司的駕駛員為爭奪客源,在順慶區一歌城外組織人員大打出手,共造成兩人受傷。

類似代駕司機因爭搶客源而發生的群體性鬥毆案件,此前在重慶市也發生過。

為了“開疆擴土”而不惜打架鬥毆,網約車平臺這種“野蠻生長”亂象,也使大眾對網約車用車安全深表擔憂。

如何才能從源頭把關,預防潛在的暴力行為,確保乘客安全放心乘坐,成了網約車發展過程中,政府監管部門需要迫切解決的一個問題。

推廣業務引發鬥毆

“增援、需要增援……快點、快點,在附近的兄弟夥增援增援……打起來了、打起來了……”

這是滴滴出行代駕平臺(以下簡稱:滴滴代駕)一名代駕司機,在一起鬥毆事件中,通過微信群向代駕司機們發出的語音資訊。

時間回溯到3年前。2015年8月26日晚,重慶市,兩家網約車公司的代駕司機在業務推廣時發生口角,繼而引發群體性鬥毆事件。

2016年12月2日,重慶市九龍坡區人民法院作出的(2016)渝0107刑初665號一審《刑事判決書》,記錄了當晚鬥毆事件引發的原因。

2015年8月26日20時許,E代駕移動網際網路汽車代駕資訊平臺(以下簡稱:E代駕)重慶某濱江推廣組組長周某甲,帶領陳某、熊某某等9名E代駕司機及6名兼職人員,在重慶市一些廣場餐館、酒吧做“掃描二維碼送優惠券”活動。

周某甲等人在九濱路九龍某廣場“某某餐館”時,與滴滴代駕重慶某組組長潘某某帶領的同在該處做代駕業務的司機龍某、宋某等人發生口角,繼而發生相互推搡、抓扯。

滴滴代駕司機羅某事後交代,當晚他和同事在某餐館內推廣業務,有一桌的客人叫了他和同事潘某等3人代駕。這時,在一旁的E代駕業務員也過來推廣業務,還讓原先點了羅某他們3人的客戶掃自己的二維碼。

兩家公司的代駕司機在相互指責後不久,便扭打在一起。這時,有代駕司機提出到外面單挑。

於是,雙方人員走出餐館,當他們來到一家酒吧門口時,滴滴代駕司機宋某突然抓起酒吧桌子上的煙灰缸砸向周某甲,在雙方人員準備相互毆打時,這家酒吧管理人員及時制止,衝突暫時停止。

E代駕的周某甲又邀約滴滴代駕人員到附近的壩子打架,並與直接領導E代駕推廣組大組長楊某甲電話聯繫,指使陳某、熊某某、廖某某、周某乙等人在E代駕微信群內喊人來鬥毆,楊某甲也在微信群內組織人員前往某某廣場參與鬥毆,並表明是公司的意思。

與此同時,滴滴代駕的潘某某與滴滴代駕管理者曾某某、滴滴代駕楊家坪組組長周某丙也電話聯繫請求支援,曾某某安排滴滴代駕司機付某及周某丙、張某等人到現場。

之後,雙方人員開始了一場聚眾鬥毆。直到公安機關出警後,才平息了這場鬥毆事件。當晚的鬥毆行為共造成張某、周某丙、付某、龍某、楊某乙等多名人員受傷,經法醫鑒定,張某左眼球破裂,其損傷程度屬重傷二級。

兩名有前科司機“衝鋒陷陣”

法治週末記者在調查中發現,兩名有犯罪前科的網約代駕司機,在這起鬥毆事件中“衝鋒陷陣”。

當晚20時55分,滴滴代駕司機付某在“滴滴鐵拳團紅一營機動二連”微信群內發送語音:“兄弟夥,某某集合,出事了,搞快點過來!”“聽到沒得,打起來了!”

21時10分,付某又在微信群內發送語音:“兄弟夥!是個男人站得起的都過來,那邊兄弟夥被打了,我給你們説,聽到沒得!”“我們手機全部都沒帶,大家走攏就打!”“已經通知了哈,打了就散,打了就散,迅速地打了散!”“不打的就不要説話了!”

這位名叫付某的滴滴代駕司機,曾因犯罪“三進宮”。前述(2016)渝0107刑初665號《刑事判決書》顯示,2005年6月15日,付某因犯販賣毒品罪,被重慶市渝中區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6個月;2011年7月18日,因犯販賣毒品罪,被重慶市江北區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10個月;2012年12月3日,因犯強姦罪,被重慶市沙坪壩區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3年6個月,2015年5月2日刑滿釋放。

在E代駕司機隊伍中,馬某也是一個有犯罪前科的人員。重慶市渝中區人民法院(2000)中區刑初字第1056號刑事判決書、重慶市沙坪壩區人民法院(2012)沙法刑初字第01520號刑事判決書、釋放證明書,證實馬某曾因犯搶劫罪,于2000年12月5日被判處有期徒刑兩年。

E代駕的駕駛員張某甲稱,他和馬某等幾個E代駕人員在那裏觀望時,馬某還傳授“打架經驗”,馬某説用手打好累,等會兒要打就用充電寶打。

“充電寶不像刀,不算武器。”馬某説。之後,在接下來的鬥毆中,馬某果然用手裏的充電寶,把滴滴代駕司機砸得頭破血流。

2016年12月2日,重慶市九龍坡區人民法院對這起打架鬥毆案件作出一審判決,當晚參加聚眾鬥毆的馬某、付某等14名被告人,分別被以故意傷害罪或聚眾鬥毆罪定罪量刑。其中,付某因為是累犯被從重處罰。

強化執法是治亂重中之重

無獨有偶。代駕司機因爭搶客戶而發生的群體性鬥毆事件,之後又出現在四川省。

2017年7月1日晚,四川省南充市兩家代駕公司為爭奪客源,在順慶區一歌城外組織人員大打出手,共造成兩人受傷。

今年4月底,四川省南充市順慶區人民法院對該案進行了公開判決,雙方共5人獲有期徒刑。

網約代駕司機因爭搶客戶而發生打架鬥毆事件,再次説明瞭網約車發展中的“野蠻生長”。

法治週末記者在採訪中了解到,一些有強姦、搶劫等嚴重犯罪前科的人員能否成為網約車司機,曾經産生過爭議。

2016年,有媒體披露,深圳市交通運輸委員會曾通報,深圳市網約車駕駛員中發現有吸毒前科人員1425名、肇事肇禍精神病人1名、重大刑事犯罪前科人員1661名。出於保護乘客人身安全和社會公共安全的考慮,加強對網約車司機的準入把關,深圳市公佈對3000多名有重大刑事犯罪或吸毒前科的網約車司機實施清退。

深圳市有關部門要求限制四類人註冊為網約車駕駛員:一是部分有犯罪前科人員,主要是有暴力、強姦等犯罪前科,對網約車安全存在較大威脅的人員;二是公安機關正在緝捕的負案在逃人員;三是毒駕人員;四是可能肇事肇禍的精神病人。

數千名有前科的專車司機被曝光,一時間引發了很大的爭議。

部分市民尤其是女性市民和網友,對限制四類人註冊為網約車駕駛員表示支援,他們認為此舉可以減少乘車的安全隱患;但反對者認為,有犯罪前科就不讓開網約車,沒有充分的法律依據,是對公民就業權的傷害。

有法律界人士認為,治理網約車亂象,首先要提高網約車司機準入門檻,各大平臺應按照國家出臺的新規嚴格聘用司機,入職前,應對司機的思想道德素質進行全面科學的測評,以此來提高司機的準入門檻。

其次,加強司機的管理是治理行業亂象必不可少的步驟。可以通過進一步健全誠信檔案,強化在運作過程中的監控。

再次,強化執法是治理行業亂象的重中之重。要從法律層面對那些不守規矩的司機處以重罰。一旦出現各種猥褻、搶劫及強姦事件,要在第一時間追究相關平臺和司機的法律責任。唯有此,才能夠彰顯法律之尊嚴,規範網約車市場秩序,維護乘客的合法權益。

此內容為優化閱讀,進入原網站查看全文。 如涉及版權問題請與我們聯繫。8610-87869823】 産品建議與投訴請聯繫:jianyi@chinaso.com
文章關鍵詞:
責任編輯:周宣宇

實時熱點

換一換

私人訂制熱點資訊
關注國搜官方微信

網友還在搜

更多熱點盡在新聞早班車
請關注中國搜索官方微信